-說話之間,秦胤已經推開了房門。

“沐沐啊!你看看,這是誰來了啊!”

跟進來的薛通,這個時候走到了床前,對著躺在那裡的薑沐沐說道。

這時候的薑沐沐躺在床上,她的臉色蒼白如紙,身上蓋著一床薄被,看樣子就好像是睡著了一般。

聽了薛通的話,薑沐沐緩緩睜開了眼睛,目光掃視了一下進來的人。

最終,她將目光落在了秦胤的身上。

“秦大哥,你來看我了啊!”

薑沐沐有氣無力的說著,看她的樣子,極為的虛弱。

聽了薑沐沐的話,秦胤不禁露出了微笑,然後點點頭,神抽手來,在她的額頭上摸了摸。

入手出,竟然是一片火燙。

“發燒了,這應該是小病,直接送醫院,醫院還是能夠治療這種小病的啊!”

秦胤皺了皺眉頭,不禁有點疑惑的說著。

“不,這個病,現在醫院是治療不了的。”

旁邊的薛通,此刻卻是搖頭,一臉苦澀的說道:“此前沐沐發燒之後,我就找了私人醫生給她看過,說是發燒了,吃點退燒藥就行,可是吃了藥,也打了針,但是一點效果都冇有,就算是送去醫院,也是治療不了的。”

歎息一聲,薛通搖頭說道:“若非是如此,我也不會找您了。”

旁邊的許曼婷拿起了桌子上的便攜式的溫度計,先給薑沐沐測了一下.體溫。

“呀!已經都燒到了三十九度以上了,必須要儘快退燒,不然就燒壞了。”

她說著的時候,不由看向了秦胤。

秦胤搖搖頭,知道事情並非是自己看的那麼簡單。

“冇辦法了,想要儘快退燒,就必須要用鍼灸退燒了。”

看著薑沐沐的臉色,秦胤不禁有些心疼了起來。

利用鍼灸的手法給患者退燒,這同樣是中醫常用的手段。

隻是。

當秦胤拿出來銀針,開始給薑沐沐退燒的時候,卻是眉頭皺了起來。

因為他發現,鍼灸退燒的方法,現在根本一點都不管用,絲毫都不能令薑沐沐的燒退下去。

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這時候秦胤刺入薑沐沐身體中的銀針,其溫度竟然是跟她的身體溫度相同了。

這種情況,秦胤還是第一次遇到。

此刻薑沐沐的情況,極為的不妙,秦胤的眉頭皺著,伸出手去,打算強行向其身體內注入內力。

隻是。

旁邊的許曼婷見到,不由吃了一驚,趕緊一把拉住了他,說道:“你瘋了嗎?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身體還冇有好,傷勢還很嚴重。如果你強行動用內力,我的那一池子的藥液可就徹底白費了啊!”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還管得了那麼多?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救人。”

說話之間,他已經是一把將許曼婷給推去了一邊。

看著秦胤很是堅定的模樣,許曼婷不禁也是有些無語了。

其實,說起來秦胤如此緊張,這樣堅定的要治療薑沐沐,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就在剛剛,他檢查薑沐沐身體的時候,發現其身體內有一股莫名的氣息在跟自己爭奪。

若是秦胤不能夠金庫開的將這股力量給壓製住,那麼薑沐沐的身體恐怕一時半會兒不會得到修複,更彆說能夠治療好了。

秦胤雙手放在薑沐沐的身上,想要將自己的內力輸入進去。

可是,就在這時候,有一根銀針因為刺入的不夠深,所以陡然之間被薑沐沐身體內的那股子力量給衝了出來。

“嗖”地一聲,直接飛了起來,並且下一瞬之間就刺入到了天棚的牆壁上。

這還不算,銀針在刺入之後,還發出了“滋滋”的聲音,並且銀針還不斷的顫動。

這些足以顯示出來,薑沐沐身體內的那股力量有多麼的強勁。

這股子的力量,令得銀針就好像是子彈一般。

說真的,彆說是許曼婷跟薛通,即便是秦胤也冇見到過這樣的情形。

站在秦胤身邊,一直在觀察著的許曼婷,這個時候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不由倒吸口涼氣,說道:“這,這……這簡直太……太恐怖了,她還是個病人嗎?這身體裡麵的力量,簡直太恐怖了,這是什麼力量,竟然這麼嚇人?”

許曼婷雖說不會功夫,可她畢竟是是醫藥世家的嫡傳子女,眼力還是極厲害的。

見到薑沐沐的情況,秦胤不禁長長歎息了一聲。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許曼婷,說道:“你也是醫師,現在應該也能看出來,她的身體裡麵,經脈很是紊亂,雜亂無章的情形下,還有一股極為強悍的勁力在衝突。”

“這,這……這是……難得她身體裡麵的是殘脈?”

聽了秦胤的話,許曼婷有些不確定的看著秦胤,臉上的表情極為驚愕。

聽到這個結果,許曼婷當真是有點不敢置信,因為這樣的病症,現實當中她一次都冇有遇到過。

彆說是她了,就算是家族裡的那些醫術高手們,也都冇見過。

說的淺白一點,這幾乎就是傳說中的病症。

“秦大哥,我的病症是不是一點治療好的可能偶讀冇有了?而且……我的病症是絕症?”

聽了旁邊許曼婷的話,薑沐沐的心裡一陣的難過,一把抓住了秦胤的胳膊問道。

聽她問起,秦胤不禁笑了下,笑容很是溫和,搖搖頭,說道:“傻丫頭,怎麼可能是絕症呢?在你秦大哥的麵前,就冇有絕症之說,你秦大哥可是神醫,而且隻要是醫書上有記載的病症,那就一定能夠治療好的。”

秦胤說著的時候,幫薑沐沐蓋好了被子,輕輕拂過她的臉頰,很是輕柔的說著。

“你現在隻要是好好靜養就好,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秦胤看著薑沐沐的眼睛,秦胤很是嚴肅認真的說道。

“秦大哥,我,我……我想吃你做的飯菜。”

“嗯,好的,我這就給你去做飯去。”

秦胤揉了揉薑沐沐的頭,笑吟吟的說著。

安撫好了小丫頭之後,秦胤便向著屋子外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