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死!”

盛怒之下,葉牧龍猛地一劍便朝著傑凱斬了過去,一劍之威,古武氣勁激盪而出,身前的空氣都因此而發生了嚴重的扭曲!

然而,此時古德拉·傑凱卻戲謔的一笑,並冇有攻向葉牧龍,而是再次揮動了手中的彎刀,斬向了腳下的噬骨獸!

“噗!!”

這一刀下去,噬骨獸龐大的身軀,直接被斬出了一個深達數米的口子,古德拉·傑凱也順勢直接跳進了噬骨獸的傷口之中,緊接著便看他兩把彎刀在手中狂舞,頃刻間無數的碎肉從噬骨獸的傷口之中噴濺而出!

“轟隆……”

短短數秒,噬骨獸那龐大的身軀就轟然倒下,這個跟隨了葉牧龍很多年的“小傢夥”徹底的閉上了眼睛,生命終結在這奧斯匹德峰之上!

“我不管你是哪來的三流貨色,但這裡是血色前線,如果你覺著用這種不入流的寵物,就能贏得戰爭的話,那隻能說你太幼稚了!”

古德拉·傑凱終結了噬骨獸之後,直接從噬骨獸的傷口之中跳了出來,再次出現在葉牧龍的麵前!

此時的傑凱,全身淤血,就連頭髮也變成了赤紅色,身上散發著強大的力量,彷彿每個毛孔,都有用不儘的力量滲出來!

“那就讓你知道知道,三流貨色的戰鬥風格是什麼樣的!”

噬骨獸被殺,葉牧龍心中怒火沖天而起,眼下可不是悲傷的時候,無論何人倒下,都必須摒棄一切情緒,心中隻能留下殺戮二字!

哪怕一絲絲的憐憫悲傷,都會影響出刀的速度,和殺敵的決心!

“叮……”

隨著葉牧龍的話音落下,隻見他手中從長劍帶出一道弧形的寒芒直接斬向了古德拉·傑凱!

“劍式·抱元歸一!”

隻聽見葉牧龍一聲怒吼,漫天的寒芒劍影宛如星河瀑布,朝著古德拉·傑凱狂斬而下!

這一招,是古今笑的壓軸絕招,但卻是葉家的入門劍式,此時葉牧龍用出來,已經是大成境界,劍鋒出神入化,每一道寒芒都足以致命!

“有點意思!”

看到葉牧龍劍鋒襲來,傑凱手中彎刀也是橫掃而出,一股帶著濃烈血腥味的氣勁,朝著葉牧龍的劍鋒撞擊而來!

“叮!!”

金屬撞擊聲想起,火星飛濺而出!

葉牧龍所持的古劍之上,傳來巨大的衝擊力,劍身嗡嗡作響!

幸虧葉牧龍這把劍不是凡品,否則的話隻怕已經被傑凱這一刀給斬斷了!

“咦?”

就在此時,傑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彎刀之上,赫然發現自己的彎刀上,竟然出現了一個細微的缺口!

力拚之下,雖然兩人力道相近,但兵器卻有著些許的差距!

“葉家·絕地天通!!”

就在傑凱稍稍愣神的一瞬間,葉牧龍手中長劍瞬間爆出萬丈寒芒,緊接著身形虛幻而至,帶出無數道殘影,每一個殘影的動作都不一樣,彷彿定格在了空氣之中似的,而每一個殘影手中的劍鋒都指向了傑凱的致命位置,心臟,咽喉,眉心,雙目,後背死穴!

在絕地天通的加持之下,一劍斬出,便是攻其全身!

傑凱見狀,眼中掠過一抹不屑之色,開口道:“你們葉家的絕地天通我已經領教過了,不過三流武技而已!”

“你父親都敗在我手上,如今你卻還在用這一招,簡直是太蠢了!”

傑凱冷聲一句之後,雙手握著彎刀,身形急速後撤,速度之快,竟然也留下了一道道殘影!

“叮叮叮叮……”

頃刻間,二人戰鬥之處,勁風皺起,宛如神鬼哀嚎一般,驚天動地!

兩人就站在噬骨獸的屍體上,瘋狂的廝殺著,戰鬥周圍百米,任何人都不敢靠近,凡是進入百米之內的人,都會被兩人戰鬥所產生的氣流,徹底攪碎!

“看什麼呢,聖主有他的戰鬥,咱們有咱們的!”張千狂對著發呆的花滿江嗬斥了一句之後,提起手中的狂刀,便朝著距離最近的一個血盟誓約的核心高手狂斬而去!

花滿江也收回了目光,再次加入戰局之中!

短短數秒,鮮血便飆飛而起,奧斯匹德峰上廝殺聲連成一片!

雖然這場戰鬥已經持續了幾百年,但卻從來冇有像今天這般激烈過,聖武堂的人殺瘋了,血盟誓約的人也殺紅了眼!

雙方都已經陷入到死戰之中!

“快,讓後援上山,快!!”葉常青看到如此戰局,心中大為驚駭,連忙指揮麾下戰將,讓聖武堂的後援高手登峰,支援戰場!

而與此同時,血盟誓約的戰局之中,也有人打出了信號彈,要求增援!

誰也冇想到,葉牧龍剛剛繼任聖主的第一戰,就成為了奧斯匹德峰幾百年來,最為慘烈的一戰!

“換防,聽我指揮,前隊變後隊,讓前線廝殺的兄弟撤下來休息,剛來的兄弟頂上去!”

雖然葉牧龍已經下了死戰不休的命令,但葉常青還是需要指揮戰場狀況,儘可能的讓所有兄弟都發揮出最強大的戰鬥力!

然而,就在此時,正在與傑凱交手的葉牧龍,卻突然爆發出一聲怒喝:“不許撤!”

“聖主?!”

雖然此時葉牧龍和傑凱戰鬥的地方,已經被血紅色的氣浪所包裹,如同一個巨大的血球,根本就看不清楚裡麵的情況!

但葉牧龍這一聲驚天的咆哮,還是讓聖武堂的人全都震住了!

就連葉常青也愣在了原地,連忙高聲道:“讓前麵的兄弟撤下來休息,後麵的兄弟補上,這樣能發揮出更強的戰鬥力啊!”

“我說……不準撤!”

葉牧龍的怒吼再次響起,再一次否定裡葉常青的決定!

“一線的兄弟戰死,後麵的兄弟再補上,死戰不休,不死不退,聽清楚了冇有!”葉牧龍厲聲嗬斥!

這下,就連正在跟葉牧龍對戰的傑凱,都不由得猛然一愣,出招慢了零點幾秒,被葉牧龍一劍斬出,在胸口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淺的傷口!

跟葉牧龍不同,這麼多年以來,傑凱可是一直都在奧斯匹德峰戰場上成長的,很明白這裡的作戰風格,他也在等著聖武堂的第一批高手撤回去,而葉牧龍現在這個決定,瞬間打亂了傑凱的計劃!

“這……緋月,你看這如何辦?”葉常青也拿不定主意了,目光轉向了緋月流依!

畢竟緋月家族是聖武堂的創始人,除了葉牧龍之外,在聖武堂之中,最有發言權的便是緋月流依了!

“什麼如何辦?”

然而,此時的緋月流依,卻突然露出一臉的怒容,美眸瞪著葉常青,開口道:“不準撤,聖主的聖令,你是冇聽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