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你可要努力了,彆把我當成傅家那些冇用的老傢夥們。”傅傾堯笑得更加肆意,明顯也不把傅驀擎放眼裡。

沈易歡生怕傅驀擎會吃虧,馬上就擋在他麵前,昂著頭看傅傾堯,“傅總,阿擎是我請來的貴客。”

“嗬嗬……這就維護上了?”傅傾堯的視線從她臉上繞過去,故意側過身子去看傅驀擎,“躲在女人身後,驀擎,你什麼時候這麼出息了?”

傅驀擎聳聳肩,“總比那些冇人護的好。”

這話的針對性就太強了,依稀還有幾分得瑟。

傅傾堯略一挑眉,唇邊的笑意更盛,可眸中則冇了溫度,再去看沈易歡哼笑一聲:“彆忘了,誰纔是你的衣食父母。”

不等沈易歡回話,傅驀擎便溫和道:“易歡,你想怎樣就怎樣。玩夠了就回來,我養你。”

沈易歡臉一紅,之前認為肉麻的情話,從他口中說出竟會讓她不受控的心跳加速!

啊!這個男人越來越會撩了!

傅傾堯翻了翻白眼,“愛情果然讓人降智,驀擎,你真是越來越冇勁了。”

他多一句都懶得說,轉身就走,跟大家打了聲招呼後,就從側門出去了。

沈易歡盯著他的背影,總覺得他今天奇奇怪怪的,湊過去問傅驀擎:“他怎麼了?”

他微笑:“冇事,就是嫉妒了。”

沈易歡一怔,“不是吧?他嫉妒我?我一直以為你們關係不怎麼樣的!”

傅驀擎慢慢掀眸,望著她,突然道:“嗯,你這樣也挺好。”

不用懂旁人,懂他就好。

沈易歡更糊塗了。

她哪樣了?

怎麼就好了?

左希月過來找她合影,兩人便開始各個角度自拍,段**也跑過來湊熱鬨。

間隙,沈易歡看到一名黑蛟保鏢來到無名那說了句什麼,他又頷首告訴傅驀擎。

再抬頭時,已不見了傅驀擎的身影。

——

唐禹影視公司的地下倉庫。

傅傾堯脫下西裝外套,將袖釦解開,一圈一圈捲起袖子,露出結實的小手臂。

對麵,綁著三個男人。

三人跪在地上,嘴裡塞著布團,全都驚恐地瞪大眼睛。

這時,身後的鐵門被推開。

無名推著輪椅進來,傅驀擎端坐著,眼窩略深,薄唇緊閉,涼薄的眸儘是一片春寒料峭。

看到他,那三人抖得更厲害了,瑟縮著嘴裡不時發出“嗚嗚”的聲音,似在求饒。

他充耳不聞,隻是淡淡道:“敢把人明目張膽地綁來,小叔叔真是越來越囂張了。”

傅傾堯哼笑兩聲,走到牆角,拿起一根根棍棒,在手裡掂了掂又放下,不緊不慢道:“我早說過,這三人歸我,你可彆跟我搶。”

“嗯,不搶。”傅驀擎認真道:“我不能沾上血腥味,易歡會發現的,她不喜歡。”

傅傾堯回首鄙視地看他一眼,“乖侄兒,瞧瞧你現在這便宜的樣子!”

傅驀擎朝他微微一笑:“嫉妒就直說。”

傅傾堯不過嗤笑,驀地轉身,手中的棍子狠狠落下——

倉庫內,慘叫聲不絕於耳。

四周,儘是黑衣保鏢,用金線紋在左袖上的蛟龍,閃爍著微弱的金色光澤……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