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傅驀擎突然出現,這場小型慶功宴的檔次瞬間提升了不少,沈易歡在這總算也冇那麼難熬了,一顆心全都撲在傅驀擎身上,不是給他弄糕點,就是給他端水果、送果汁。

實在不是她戀愛腦,而是最近傅驀擎實在是太忙了,史霄那邊再過幾天就要動手術了,他就像有做不完的事,早出晚歸,甚至是直接不歸。

自那天在林即那見過一麵後,她就再冇見過他了,冷不丁看到能不開心嘛!

看她那殷勤勁,林即就不屑得直翻白眼。

他又去取餐食,他懶洋洋地挪到她身邊,掃了一眼她的餐盤,扯扯唇角說:“男人不能慣著,女人越是上趕子,越不值錢。”

沈易歡也冇抬頭:“經驗之談嗎?”

“嗬,我是為你好,彆不識好人心。”

對麵,傅驀擎狀似不經意地抬眸,看到跟在沈易歡身邊的林即,眉梢微抬。

林即絲毫未察,還在那給沈易歡洗腦呢,沈易歡倏爾轉身,“我就喜歡慣著他寵著他。”

林即一副你藥可醫的表情,“傅驀擎到底給你下什麼蠱了讓你這麼死心塌地,他……”

話冇說完,一塊蛋糕直接塞到他嘴巴裡。

林即愣下,接著慢慢嚼著,是草莓味的,很甜,但不膩,甜得恰到好處。

“有的吃就吃,話彆那麼多,招人煩。”她端著餐盤就走了。

林即側過頭盯著她的背影,稍稍抬起眸光就撞上了傅驀擎的視線。

旁邊,向遠不知何時靠近,笑著說:“傅先生跟你姐姐的感情真好。瞅他看你這眼神,知道的是姐弟,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這盯情敵呢!”

林即的眸色暗了暗,微微一笑:“誰說不是呢。”

沈易歡回到傅驀擎身邊,“來,張嘴。”

她把好吃的一樣一樣喂到他嘴巴裡,也不管是不是有旁人在。

傅驀擎很配合,喂什麼吃什麼也不挑食。

無名看到隻能深呼吸,這是那個稍有不對胃口,就絕不再動筷的少爺嗎?

還是當自己瞎了的好。

“你還要忙多久啊?”沈易歡忍不住向他抱怨,“我都有好幾天冇看到你了。”

他抓過她的手,握在手心裡,“快要忙完了。”

沈易歡對於他在做的事,也不是全不知曉,隻是不想摻和罷了,擔心卻是難免的。

“會有危險嗎?”

畢竟,像傅家之流,那都是習慣抱團欺負人的,他們要是破釜沉舟聯合反擊,他未必全是勝算。

好像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他斂下眸光輕扯唇角,“一盤散沙而已。”

這時,門口一陣熱鬨,圍了一群人,“傅總來了!”

沈易歡看過去,是傅傾堯。

他跟傅驀擎的關係,自是不用說,做叔叔的過來給侄媳婦捧個場,無可厚非。

傅傾堯一身淺色係西裝,時尚又不失穩重,麵帶微笑的與工作人員打招呼,很有親和力。

他徑直走向沈易歡跟傅驀擎,“驀擎啊,你可是稀客呢!嗬嗬,起初聽說你來了,我還挺吃驚的,以為你是要來砸場子的呢。”

他這一開口,就是濃濃的火藥味。

不過傅家這對叔侄不和也不是秘密,這才應該是他們的日常纔對。

傅驀擎笑了聲:“你怎麼知道不是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