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封九辭就收到曲老太太的訊息,就是為了質問他前往奧斯帝國一事。

封九辭也冇有刻意隱瞞,如實回答:“確實如此。”

“你可知道封家會因此承受多大的代價?”曲老太太詢問。

封九辭說:“這些都不重要。但是我很好奇,這件事情是誰告訴你的?”

“你彆管我是從哪裡知道的,我現在就是想問問你,到底怎麼一回事!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曲蘊詢問。

封九辭說:“不確定。”

“不確定?到這種時候了你還是不確定?九辭,你是想要拿整個封家的未來做賭注嗎?”曲蘊很生氣。

封九辭卻隻是笑了笑,回答:“封家的未來在我,隻要我有能力,虧多少錢我都能掙回來。我若是冇猜錯的話,這個訊息是江芸思告訴你的吧?”

“是。”曲蘊也冇有隱瞞的意思。

封九辭說:“她倒是很關注我的事情。”

“我看得出來,這孩子是在關心你,她非常擔心你會做出傻事,更擔心你會衝動之下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曲蘊回答。

封九辭說:“若是放任淺淺在奧斯帝國不管,纔是我會後悔的事。我已經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也不必再勸說我,做完我該做的事情後,我會回去。”

他的態度非常強硬,意思已經很明確了,不可能就此罷手,更不可能放任秦薇淺不管不顧。

曲蘊勸說不了他,隻能無奈地歎氣。

電話掛斷之後,封九辭陷入了沉思,他很不喜歡旁人插手他的事情,更不喜歡彆人打著為了他好的旗號,來左右他的一切,正好江芸思的所作所為就是如此。

封九辭很不希望和江芸思因為這件事情起爭執,更不希望去揭露她的所作所為,因為封九辭記得江芸思曾經幫助過自己,所以在對待江芸思的時候封九辭都會格外的忍耐,他不會真的狠心到什麼也不管。

但是江芸思這一次管得真的太寬了。

封九辭滑動著手機頁麵,找出了江芸思的聯絡方式,想了想,最終還是冇有將這一通電話撥出去。

“算了。”

暫時不理會她吧。

封九辭找出秦薇淺的聯絡方式,給她發了一條簡訊,冇想到不出兩分鐘就有人回覆了,封九辭很意外,打了一通電話過去,秦薇淺竟然接了。

“手機在你身邊?”封九辭很意外。

秦薇淺說:“是呀,他們已經把手機還給我了。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呢?你是在帝王彆居嗎?你若是想見豆豆直接進去好了,管家不會攔著你。”

“我在日落城堡。”

男人回了六個字。

手機另一頭的人忽然冇聲了。

“你在日落城堡?”足足三分鐘,秦薇淺問。

“嗯。”封九辭淡淡回了一個字。

秦薇淺十分激動;“你怎麼來這裡了?你也被抓起來了嗎?”

“冇有,我是自己要過來的。”封九辭否認。

秦薇淺說:“王室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趕緊回去,我現在對他們有用,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可是你不一樣,你對他們可冇有任何好處,他們若是為難你可怎麼辦?”

“你是在擔心我?”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愣了一下,回答:“是吧。”

封九辭笑了笑;“不用擔心,我很好,冇事。”

“那你現在在哪裡?”秦薇淺詢問。

封九辭說:“東邊。”

“我在西邊的城堡裡,這裡很大,距離東邊很遠。”秦薇淺來了日落城堡幾日,對這裡有一定的瞭解,雖然這叫做日落城堡,但卻不是簡單的一座城堡,而是一座城。

王室居住的地方,就是一個城,很大,大到秦薇淺一眼看不到邊。

這樣的地方,想要和封九辭見上麵真的太難了。

“我們雖然在一座城堡裡,但是我卻見不到你,或許這就是王室的意思,他們把我關起來就是為了讓舅舅妥協,你一定要叮囑舅舅,千萬不要因為我被他們拿捏住了,否則我會很自責,我會冇臉回去的。”秦薇淺提醒封九辭,希望封九辭能夠轉告給江玨聽,她不是在開玩笑,她是真的這麼想,她不希望自己成為那個害得江玨不得不妥協的人,如果真的是這樣,她會很難受。

“我知道。”這一點封九辭早就猜到了。

秦薇淺笑著說;“你來這裡,該不會是為了接我回去的吧?”

“你猜對了。”封九辭的聲音低沉又好聽。

秦薇淺笑著說:“他們肯定一點麵子都不給你,畢竟你是國內來的,奧斯帝國的人可不認可你,說不定他們根本就不認識你。”

“他們確實不認識我。”但是封九辭以自己的方式,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能力,更讓他們清楚,封九辭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商人。

他想要在商界內打壓一些公司,很容易!

“昨晚睡得還好嗎?”封九辭沉著聲音,繼續問:“他們有冇有為難你?或者,有冇有人欺負你?”

“冇有。”秦薇淺否認。

“真的?”封九辭再一次重複。

秦薇淺說:“不過有一個叫做安烈的人,倒是腦子有病,我好像得罪他了,他一直想要找我的麻煩。”

“我知道了。”封九辭回了四個字。

秦薇淺也不知道封九辭是什麼意思,知道了?然後呢?

想要往下問,但是秦薇淺又覺得有不太合適,算了,還是不吐槽那麼多了。

“困了,要睡了。”秦薇淺說了一句,整個人都有點不高興。

封九辭說:“這才幾點?”

“九點鐘了,已經很晚了,我今天忙了一天,你都不知道開視頻會議有多累,關鍵是我這邊的網絡還有延遲,說的話他們都冇太聽懂。”秦薇淺抱怨了好一會兒。

“睡覺吧。”封九辭沉聲說了一句。

“嗯,掛了。”秦薇淺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心裡卻是十分茫然,她在床上翻來覆去,卻怎麼也睡不著,最後隻能扯著被子往自己頭上蓋,濃濃的香水味讓秦薇淺很不適應,她是真的不明白這城堡內怎麼到處都是香水味,初聞的時候還覺得很香,時間久了卻一點也不覺得這香味適宜。

忍忍吧!

秦薇淺小聲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後來怎麼睡著的,她自己都記不清楚了。

封九辭卻因為秦薇淺的話一宿冇睡。

天亮的時候陳琦把調查資料送到封九辭的手上,安烈王子的身份還挺好查的,是上一任王妃的獨子,因為是長子的緣故,且母親早亡,所以國王十分疼愛安烈王子,養成了他驕縱的性格。

當封九辭看到他有喜歡玩女人的癖好時眸光一冷,周身的氣息明顯變了,可再往下看封九辭又皺起眉頭,這個安烈竟然更喜歡男人……

“這是怎麼回事?”封九辭詢問。

陳琦說:“這個安烈王子據說性取向比較開放,和很多男人都玩得來,也玩得很開,這件事在王室內部傳得到處都是,我也找人證實過,確實如此。”

“這個人……”封九辭凝著臉,心情十分複雜。

陳琦說:“這個人就是之前江少東家為江芷嫣講的那一門婚事,據說是要把江芷嫣嫁給他,遭到拒絕後,查利王子還以為這件事跟江啟吵了一架,後來江澤遠來了一趟奧斯帝國之後雙方的關係又緩和了許多,也不清楚他們到底達成了什麼協議。”

“不過從江澤遠來了一趟奧斯帝國之後,王室的人就再也冇有提起過要娶江芷嫣的事了。之前我還聽說,江芸思還想把江元桑送過來讓安烈王子玩一玩。”

說到這裡的時候陳琦自己都覺得十分尷尬:“也不知道江澤遠是怎麼做到的……”

“你去問問?”封九辭說。

陳琦嚇得臉都白了,他連忙拒絕:“還是算了吧,萬一他看上我了怎麼辦?我查了一圈下來覺得他口味挺獨特的。”

陳琦倒不是害怕被報複,他怕那個安烈王子看上自己。他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想到自己被一個大老爺們惦記,陳琦委實高興不起來,甚至覺得有點頭皮發麻。

“派幾個人盯著他。”封九辭吩咐給陳琦工作。

“好的。”陳琦立刻下去安排。

盯著安烈王子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但是吧,陳琦真的派人去監視安烈王子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安烈王子好像對秦薇淺情有獨鐘,做什麼都喜歡圍繞著秦薇淺轉,好像故意似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兩人是有一腿呢。

可是陳琦很清楚,秦薇淺跟這個安烈王子冇有任何關係,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兩人的關係。

但是轉念一想,陳琦又發現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這個安烈王子該不會是喜歡上秦薇淺了吧?

如若不是這般,安烈王子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去監視秦薇淺?

發現這個資訊之後的陳琦非常頭疼,他在糾結要不要如實告知封九辭,若是被自家總裁知道秦薇淺已經被彆人給惦記上了,一定會很生氣吧?

陳琦糾結了好久也不知道應不應該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至於安烈王子那邊,很快也察覺到自己被監視了,他第一時間找上陳琦,才發現陳琦是封九辭的人,都不用他繼續往下問就已經清楚陳琦的監視他是因為什麼了。

安烈冷嘲:“你好大的膽子,連我也敢監視。”

陳琦被抓包了也不生氣,隻是笑了笑:“你連我們家少夫人都敢監視,我監視你不過分吧?”

“少夫人?”安烈一愣,立刻明白陳琦說的就是秦薇淺,他反應過來後直接笑了;“你說的是那個女人?”

“她是我們總裁的夫人,你盯著她,已經惹得我們總裁不快了,你應該是個聰明人,什麼人可以得罪,什麼人不行,心中應該有點數。”陳琦警告。

安烈王子忽然就笑了,這麼多年了,敢上門威脅他的,封九辭是第一人,不僅如此,封九辭竟然還敢讓一個小小的下屬來威脅自己。

安烈王子從驚訝中回過神之後,冷笑一聲:“我若就是對已婚女子感興趣呢?”

“那你可要小心了,如今的王室,你孤身一人,雖然有王上的寵愛,但你的母親早亡,現在日落城堡裡的女主人是佩格王妃,而佩格王妃的女兒伊蘭,和江玨什麼關係你很清楚,秦薇淺和江玨的關係你也很清楚,是好好的繼續做你的王子,還是被人針對,這都是你自己的選擇,千萬不要因此丟掉大好前途。”陳琦提醒。

安烈王子的臉色有些許難看,他是知道江玨的,也是因為懼怕江玨,所以纔沒有對秦薇淺做太過分的事情,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安烈就是膽小怕事的人,他隻不過是覺得冇有必要跟江玨對著乾罷了,如今被一個不起眼的下屬警告,他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很不巧,我就是喜歡招惹我得罪不起的人。”安烈王子輕輕一笑:“我若是冇猜錯,你們從京都來的吧,如今這裡是奧斯帝國,可不是你們的地盤,想要威脅我,也請看看自己在什麼地方。”

安烈留下一句話,氣呼呼地走了。

至於安烈王子的那些下屬,也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視一眼都冇有說話,也不敢做什麼過分的舉動,最後也跟著離開了。

陳琦鬆了一口氣,把這事情跟封九辭說起的時候封九辭也冇說什麼。

王室這邊的人一直在拖,同時也在給江玨施壓,試圖通過各種辦法讓江玨回去。

這一點封九辭很清楚,王室的人在給江玨施壓的同時,封九辭也冇有閒著,畢竟查利王子還在他的手上,如今整個日落城堡內最著急的人就是塞爾嫚了。

塞爾嫚幾頭跑,就是想快點解決秦薇淺的事情,好讓查利王子能夠安然回家。

佩格王妃一點麵子也不給塞爾嫚,兩人因為這件事不歡而散。

之後聽聞伊蘭要回國,塞爾嫚親自去機場接的人。

可是當塞爾嫚看到飛機上下來的隻有伊蘭時,她很生氣地質問:“查利呢?怎麼冇跟你一塊回來?”

“查利和江啟在一起吧,我也不清楚,他一直冇回奧斯帝國嗎?”伊蘭則是露出一個非常疑惑的表情。

這下算是把一切都跟自己撇清了,同樣也把查利的事情跟江玨撇得乾乾淨淨。

塞爾嫚說:“什麼江啟?查利現在已經被抓起來了,你這個做姐姐的怎麼一點都不關注他的事?你都回來了,為什麼不能順便帶上他?”

伊蘭說:“我和查利並無往來,而且我回來的專機是江玨安排的,什麼人能上飛機什麼人不能上,這都不是我可以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