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

"這是來自於東方的文字,這是屬於東方的詩詞,"

瑪利亞二世飛快的翻到了這本書的某一頁,這一頁繪製的是一座十八層的高塔。

在這高塔最下麵的那一層有一扇開著的巨大的門。

那門前有一條路。路很短,路的儘頭被塗抹成了漆黑的一片。

在這座高塔的下麵有著這樣一行文字:

"宇宙果然是由無窮位麵組成。"

"我們穿越了無數位麵來到了這個世界的東方,我們醒了過來,彷彿回到了傳說中的藍星。"

"這裡太美,但這裡太過荒涼。"

"我們覺得應該讓這裡變得更熱鬨一些,於是我們在這裡灑下了生命的種子。我們靜靜的看著這些種子在這個世界的各個地方繁衍,然而我們終究等不到新人類的文明成長起來的那一天。"

"我們期待某一天能夠還有人到達這裡。我們希望他能夠將我們留下的文明傳播下去。"

"於是我們做了一些事,我們在這個星球的東方建立了一處天機閣,我們在這個星球的北方冰原建立了一處核基地,我們預測這些生命能夠自然的進化,就如曾經藍星的文明那般。"

"我們更期待著某一天某個人能夠進入這天機閣的第十八層,這裡不是地獄。這裡是我們曾經存在的文明的開端!"

"……"

瑪利亞二世低吟著,她抬起了頭來注視著大祭司的那張恐怖的臉,喃喃又道:"東方……大夏……他們纔是神的子民!"

"神廟……北方冰原……那不是神廟!"

"那是核基地!但核基地又是什麼呢?"

"我們、我們所有的人類都是他們創造的!"

"他們又是誰?"

大祭司早已驚呆了。

過了足足半晌,他才喃喃說道:"他們,便是教廷中所流傳的創世者!"

"在廷經中有著這樣的描述,說數千年前有創世者降臨了這個世界,他們帶來了光,也創造了我們的先祖。"

"原來這是真的!"

"他們降臨在了東方……東方纔是人類的初始之源!"

"現在東方的人來了,他們擁有著更先進的文明,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本不應該將他們視為敵人……"

瑪利亞二世站了起來,"我這就去阻止這一場戰爭!"

……

時大夏六年七月十三。大夏聯合艦隊抵達了弗朗基的近海。

一百五十餘艘戰艦停泊在了海麵,長安號上,傅小官和左木站在了瞭望塔上觀望著對麵那黑壓壓的戰艦。

"這次挺多的,你準備怎麼打?"

左木放下瞭望遠鏡咧嘴一笑:"也就兩百來艘,最多三五天時間這場戰爭便結束了。"

傅小官微微頷首,"是啊。曆經兩年之久,這場戰爭總算是要結束了。也不知道關小西他們而今到了哪裡。"

"但這場戰爭結束並不意味著我們這一場遠征結束。"

"接下來我希望弗朗基的那位女王不要再發動反抗的全民之戰,若是那樣……這仗可就夠我們打的了。"

雙方的戰艦在海麵嚴陣以待。

就在左木正要發起攻擊的命令的時候,傅小官忽然阻止了他:

"等等,你看!"

左木抬起望遠鏡看了過去--

對方的戰艦在緩緩移動,卻不是向前,而是向左右兩邊。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對方的戰艦分列在了兩旁讓出了一個寬闊的航道。

就在那航道中,一艘巨大的戰艦徐徐駛來。

它越過了己方的戰艦群,它保持著一個穩定的速度向大夏的艦隊而來!

"……這是要乾什麼?"

"我也不知道,再看看。"

這是女王號戰艦。

這是弗朗基艦隊唯一的一艘最強大的戰艦。

此刻在女王號戰艦上。負責本土近海防禦的莫西大公正站在瑪利亞二世的身後。

他的麵容極為嚴肅,因為女王陛下親自來了。也因為女王陛下下達的那個緊急的命令。

箭本已在弦上,女王陛下卻堅決的取下了箭,甚至她還要親自前往最前線。

"陛下,這實在太危險!"

瑪利亞二世微微一笑:"唯有這樣。才能顯出帝國的誠意。"

"……可他們是虎狼!"

"不,教廷會給你們一個理由。並且在我的預見中,他們帶來的也並不是戰爭。"

"那是什麼?"

"是和平、繁榮以及……一個更加燦爛的未來。"

瑪利亞二世走出了船艙。站在了甲板上。

她看著對麵那些巨大的戰艦,在這一刻才切身的體會到了東方文明的強大。

她為阻止了這一場戰爭而慶幸。也期待著對方前來的目的並不是侵略而是和平。

女王號距離大夏戰艦越來越近,長安號上傅小官又舉起瞭望遠鏡。

在望遠鏡中。他看見了站在甲板上的沐浴著一身金色陽光的一個漂亮的姑娘!

"……這是唱的哪一齣?"

左木顯然也驚呆了,傅小官卻微微一笑。"她應該就是弗朗基的那位女王……將長安號開出去,我去見見她。"

"這……萬一這是敵人使出的美人計呢?"

"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去下令吧,看來這位女王確實有著大智慧,看來這場戰爭就此結束,咱們接下來的事也就變得簡單了。"

長安號從戰艦群中也駛了出來。

在兩軍之間那廣闊的海域上,兩艘戰艦慢慢的靠近,然後停下。

女王號上放下了一艘小船,莫西大公陪同著瑪利亞二世登上了這艘小船。

小船向長安號駛去。

莫西大公怔怔的看著站在船頭的女王的背影,忽然間覺得這一切都變得恍惚起來,忽然間也覺得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起來。

小船停靠在了長安號的一側,許小閒帶著左木來到了一層甲板上,於是,他便看見了一個有著一頭漂亮的金色頭髮、有著一雙湛藍眼睛、還有著一張精緻臉蛋的姑娘正帶著笑意向他走來。

她穿著一身天藍色的長裙。

她的手裡捧著一束鮮紅的玫瑰。

她並冇有戴著一頂象征著女王權力的王冠,她的頭髮就這樣披散在兩肩,隨著她的前行在海風中肆意的飛舞。

傅小官也向前走去。

四目相對。

他已經是箇中年大叔。

而她卻還像個小姑娘。

她本就是個才二十來歲的少女。

她雙手捧著玫瑰花遞了過去,傅小官嘴角一翹接了過來。

"我很喜歡玫瑰,喜歡它的熱情與奔放,我是來自大夏的傅小官。"

"我也很喜歡玫瑰,所以我種了許多的玫瑰,我是瑪利亞二世……你怎麼會說我們的語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