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雲汐到京城也有好幾日了,一直在禦王府住著,也不太合適。

之前是隻有寧司禦在,後宮中又有那麼多皇上的妃嬪和前太子的妃嬪,所以寧司禦一個人在宮中住著也不合適。

所以他一直在禦王府住著,也冇有大臣說什麼。

自從崔雲汐到達京城,大臣們便開始催促寧司禦搬入太子東宮。

寧司禦也考慮著每日處理朝政,若是在宮中住著,還是方便很多的,最起碼每天不用起得那麼早去上早朝。

於是便開始安排移宮的事宜。

皇上的妃嬪都被寧司禦挪到了西側的宮殿,而原太子妃羅氏,以及寧司盛其他的妃嬪,也被寧司禦挪到了靠近西側的壽康宮。

崔雲汐和孩子則被安排在了東側的承賢宮。

將一眾人安排好,寧司禦又讓工匠將承賢宮重新修繕了一番,全部弄好之後,纔開始讓崔雲汐和孩子搬入皇宮。

這日,便是移宮的好日子。

崔雲汐帶著孩子和自己用熟的丫鬟們,一起搬進了承賢宮。

一進入承賢宮,看著修繕一新的宮室,雨杏高興地說道:“殿下真疼愛娘娘,這麼大個事,娘娘還不知道,殿下便已經做好了,而且還修繕的這麼漂亮。”

崔雲汐聞言微微一笑,她看著這座宮殿,隻覺得住在這裡,身上的責任便愈發地重了。

丫鬟們都各司其職,前去安置,待下人們都安置妥當,崔雲汐便作為新的太子妃,開始接見這宮中的管事。

這宮裡的人,一個個地,跟人精似的。

看著都畢恭畢敬的,但實際上,崔雲汐也知道他們隻是暫時低頭,若自己這個太子妃收服不了他們,以後就會被他們欺上瞞下了。

所以接見這些管事的時候,崔雲汐簡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一邊瞭解各位管事負責的內容,一邊查賬。

幸好她接受過現代的教育,而且在滄州的時候,也親自做過生意,所以賬本上的一些小貓膩,她一眼就看出來了。

一些問題不大的,崔雲汐就讓他們改,而問題大的,崔雲汐也不多說,直接把人換了。

一番敲打之下,所有的管事都老老實實的了,知道這位新太子妃一點也不好糊弄。

突然,崔雲汐想起了季珍珠給自己的信,讓她幫忙打聽一下青菱的下落。

在這宮裡想要打聽一個人,還有比這些管事們更瞭解的嗎?

所以崔雲汐當即就向他們打聽,可是問了一圈,竟然無人知曉。

崔雲汐一臉的鬱悶,她相信那些管事們是真的不知道,畢竟剛燒了一把火,冇人敢在這個時候觸她的眉頭。

崔雲汐皺著眉頭。

突然,一個管事的說道:“回稟太子妃,小的隻知道當初青菱姑娘是被前太子妃羅氏帶走的,後來,就不知道了,小的再也冇見過青菱姑娘了。”

崔雲汐聞言,心下一沉,在這後宮弄死一個人,簡直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青菱悄悄放走了季珍珠,還替她隱瞞,若她落在了羅氏手中,還能落得了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