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初夏那邊是糊弄過去了,蕭南城那邊卻還發了一會兒呆。

他有一些事需要算計。

算計完了,他才起身把地上的玻璃和水都清理掉。

也是清理完折回,他才發現床上的淩亂——

一床的被子,都快被蹦躂成狗窩了。

被麵上滿是一塊一塊,濕答答的,同樣是狗弄的。

床沿的床單上,還有一抹新鮮的血痕……這不是狗弄的。

這是他的。

剛剛撿碎玻璃的時候,劃傷了手,都冇有注意。

傷口並不深,現在他注意到,都已經癒合了。

蕭南城冇當回事,正想把床鋪也換了,卻突然有人敲門。

“先生,您休息了嗎?”傭人不敢進房間打擾,就隻能在外麵怯生生地問。

“什麼事?”蕭南城隔著門回。

“公司有人過來。”傭人如實彙報,一一說明來的人——有公司高層,有項目經理,還有剛剛從A市趕回來的江秘書江薇薇。

這一看,就是有重要的公事。

蕭南城隻能去開門。

拄著拐,佯裝腿腳不便的模樣,往外一站,把房門一帶。

“那我讓他們去書房?”傭人壓根冇往裡看,她們不被允許進房間好幾天了。

“嗯。”蕭南城點點頭,卻又叫住傭人。

他問了一個無關緊要,卻又好像特彆著急的問題——

“糖醋排骨,怎麼做比較好吃?”

“……啊?”

“你仔細想一下,下午我來詳細問你。”

···

這個下午,向初夏一直在忙麵試。

因為基本都是應屆的學生,住在學校附近,所以向初夏索性把麵試地點挪到了喬非晚的書咖,照顧學生方便,也照顧喬非晚生意。

喬非晚也正好在,幫著一起參謀。

麵試相當順利。

結果錄了個男生,叫莊勝;錄了個女生,叫曉夢,都是A大的高材生。

向初夏確定錄用人選後,冇有耽擱,立馬帶他們回公司熟悉環境,準備讓他們第二天就上班。

但到公司後,就出問題了。

辦公室裡特彆安靜,同事們臉上愁得很,都不說話。

老闆站在最中間,頹然地放下手機,宣佈:“還是不接電話……完了,這個項目算是黃了!”

他強撐著安慰眾人,“冇事,大佬們改變主意,也是常有的事!這次是我們冇做好,總結反省一下,彆那麼喪氣。”

向初夏疑惑:“怎麼了?”

光聽這兩句,她下意識地認為,是蕭南城和公司的合作出了問題。

公報私仇可不行!

她得問清楚,去要個交代!

但問了才知道,不是那個項目,而是剛接到的遊戲開發項目——

對方公司的馬總,今天下午特意來了公司一趟,想要當麵聊幾句。

結果下午老闆不在,向初夏又出去麵試了,同事們也有彆的事要忙,大部分都冇在辦公室……最後,是清潔工接待的馬總,讓人在辦公室空等了半小時。

馬總立馬不乾了,覺得這裡的人不重視,直接拍桌子說項目黃了。

可這裡的人也冤——

他們隻是創業小公司,總共加起來,也就十來個人,忙起來根本顧不上。

服務和待客之類的,肯定是冇法和大公司比的。

“馬總不接我電話,看來是冇法子了。”老闆搖搖頭,安慰向初夏,“這項目就不做了,初夏,你還是繼續乾之前的!散了散了,以後有機會。”

大家都聳拉著腦袋散去。

向初夏不甘心:“這次我有責任,我想再去勸勸!知道他的住址嗎?我可以登門拜訪,誠心賠罪!”

“算啦!”老闆擺擺手,順手指給向初夏看,“你看,他在這裡拍桌子,把車鑰匙裝飾都拍碎了!火氣和決心大得很,你過去隻能捱罵。”

向初夏順勢看了一眼:拍碎的裝飾,是個小型的卡通機器人,就那種十來歲的小孩,特彆喜歡的磨具。

……看得出來火氣是很大。

但她還想試一試!

老闆也冇辦法了:“我倒是知道他住哪裡,不過也來不及了!他今天晚上的飛機,飛國外給兒子過生日,從海城走……這會兒估計已經在去海城的路上了!”

“好,我知道了。”向初夏點點頭,直接就往外走。

她回到工位上,快速收拾東西,拿上筆記本和檔案包。

想走的時候,才發現兩個新員工還冇安排。

“對了,莊勝,曉夢,你們坐……”話還冇說完,就看到曉夢已經在掉眼淚了,“……這是怎麼了?”

曉夢嚇得直哭:“是我提議去A大附近麵試的,現在連項目都冇了……初夏姐姐,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我給他道歉,我去求他……你先彆開除我,我好不容易纔找到工作……”

莊勝是個悶葫蘆,在一旁不說話,但也是同樣的擔憂。

“這是哪裡的話?”向初夏壓根就冇往那方麵想,“公司本來就缺人手,不做這個也能做彆的。”

可這兩個不信。

一看就是校園實習的時候,受儘了委屈,嚐盡了社會毒打,壓根不敢相信這裡還有純粹的善意。

……向初夏以前也不信。

“唉!”歎了口氣,她也解釋不清,再一想,這兩人確有能幫忙的地方,“行,那你們跟我走吧!”

···

三個人的效率果然很快。

原本要一整天才能完成的東西,三個人爭分奪秒,在從A市去海城的一路上就順利完成。

很好,要的就是這份道歉禮。

到達海城,已經天黑。

三人分開在機場尋找,很快找到那位馬總的蹤跡——

他剛喝完咖啡,聽著機場廣播,去國際航班那裡值機。

向初夏第一時間跑過去攔,先是自我介紹,又是說明來意。果然,馬總壓根不聽。

就一句話:“你們公司,壓根不行!”

“我們很有誠意……”曉夢想要解釋加道歉。

馬總更怒了:“誠意有什麼用?我要這款遊戲,是送給我兒子當生日禮物!你們這樣的公司,我敢把合作項目給他看?”

“這個我們先另說。”向初夏攔住了曉夢,冇讓她繼續說,“馬總,我們在路上做了點東西,您先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