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寒風呼嘯,空氣仿若都要凝結成冰。

商越的掌心往上,手指呈爪狀,在他的掌心之上,藍色的靈氣迅速凝結,形成了一柄冰藍色的長劍。

那長劍之上還散發著幽幽的寒氣,四周空氣的溫度急劇下降,彷彿提前進入了寒冬臘月。

他身形一動,那冰寒的長劍化作一道光束,朝著急劇劈下的赤紅色光束狂烈的交撞在一起。

紫紅色與冰藍色交織,相殘,無數雷霆被寒氣冰凍,然後下一個瞬間又會被新的雷霆崩碎!

“轟隆隆——”

高空中爆發出劇烈的強光,那一瞬間,天地好像是重新回到了白天。

震耳欲聾空爆聲讓人耳膜生疼,不少人的耳朵都流出了血。

而那空爆並冇有停止,而是繼續有新的空爆聲傳來,那刺目的光芒讓人看不清上方情況究竟什麼樣了。

隻有少數實力足夠強大的人才勉勉強強能看到兩道身影在空中不斷的碰撞,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們就已經交手了上百次。

根本就不可能看得清楚他們的身形。

從目前來看,冇有人看得出來,他們現在誰占了上風。

蒼氓有些擔心,,那畢竟是上界天來的人,那領頭的人都實力肯定十分的強橫。

不過蕭子寧能與他交手上百次還冇有落入下風,就說明瞭,蕭子寧的實力並不比他低多少。

“咻——”

一道亮白色的亮光忽然升上夜空,非常亮,能夠照亮半邊天,在很遠的地方都能看見。

“那是什麼?”

蒼氓望著那亮光蹙起眉頭。

金通靈低聲說了一句,“應該是某種信號。”

“信號?”蒼茫神色凝重。

忽然。

“殺!!!”

城外忽然傳來沖天的喊殺聲,那數十萬大軍竟然在這個時候一股腦的朝著清源城進攻而來。

那密密麻麻的人人影看到都令人心底發寒。

金統領不為所動,他的目光依舊沉著冷靜。

蒼氓心中有些不解,但他冇有多問,選擇了靜觀其變。

商庚子瞳孔興奮的上下轉動,終於到了這個時候了!

“全給我殺了!一個不剩!”

他以為,事情冇有任何的紕漏,他以為,那城中的防衛已經是甕中捉鱉。

在那蒼穹中百搏鬥的二人也都看到了那刺目的白光,商越嘴角浮現一抹笑意,蕭子寧的實力確實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是並不會因此改變他們的結局。

“實力再強又怎樣,你還是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是怎麼死的,你又是怎麼死的!”

商越兩邊嘴角咧開,笑的有點滲人。

蕭子寧也都猜到了你白光是乾什麼用的,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是嗎?勝局未定,不要嘚瑟的太早。”

下方,商庚子臉上的笑意逐漸凝固。

那成千上萬道攻擊到那陣法防禦結界的時候,並冇有如他想象那般穿過那防禦陣法,而是毫無例外的全部被擋下了!

而那城裡的眾多將士也都安然無恙,冇有一絲異樣。

“怎麼會這樣?”

這跟商庚子想的完全不一樣!

“難道出什麼差錯了?”

他心下有些慌了,但還是抱著一絲僥倖心理。

他安排的那個人在他們臨行前還給了資訊,那個人是跟在了商庚子身邊十幾年的人了,輕易不會背叛他。

“嗖——”

又是一道強烈的亮光升上高空,商越眉頭蹙起,這是乾什麼?

蕭子寧往後大躍了幾下,就退到了百丈之外,他神色淡淡。

“你的大禮,我已經收到了,現在,換我給你回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