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小說 >  衛肅蘇錦兮 >   第151章

-淚水沾濕了繡帕,蘇錦秀捂著臉嗚咽道:“夫君,對不起。”

從起初的默默落淚到後頭蹲在地上哭得柔弱的身軀不停地顫抖。

蘇錦兮自認為用強勢的手段能徹底擺脫穆卓,卻冇想到有的人可以不擇手段到這個地步,為了能得到她,連自己的名聲都能一併毀之。

衛肅是氣的。

即便是看到小女子哭成這副模樣他還是氣的。

隻他並不是不信小女子,氣的是不過是件小事,小女子輕而易舉便將‘和離’‘休書’掛在嘴邊,從不真正的將自己當作衛府大娘子,從不將他們這樁婚事當回事。

哪怕他們已圓房!

幽幽的哭泣聲聽著愈發心中煩躁。

衛肅上前將蹲在地上的小女子拉起,動作有些許的粗暴,冷硬的話語即將脫口而出被他硬生生地嚥了下去。

隻見麵前的小女子滿臉淚痕,哭的鼻尖紅紅,黑而濃密的羽睫上還沾著晶瑩的淚珠隨著睫毛的撲閃,欲落不落,仿若一朵被傾盆大雨摧殘的嬌花,瞧上一眼便會心生不忍,想將其護在懷中好好嗬護,又哪裡捨得說出斥責的話來。

衛肅無聲歎了口氣,用粗糲的指腹擦拭著小女子臉上的淚珠,語氣柔和似棉花般軟,“哭甚,你又有何對不起我的,外頭的傳言不過是有心之人故意為之,要的就是你我夫妻不和,你偏偏還著了他的道。”

蘇錦兮抽抽噎噎地道:“我怕……我怕夫君不信我……在嫁與夫君前,我是……我是曾瞎了眼,覺著信王時溫雅的君子,生了幾分愛慕之心,可……可與夫君成婚後,我……我便再無非分之想。”

“我曉得,信王……是披著羊皮的狼。”

衛肅失笑:“那為夫該誇大娘子聰慧?還是該誇大娘子迷途知返或是眼不再瞎了?”

蘇錦兮聽得出衛肅是在故意揶揄自己。

她抿了抿唇,淚眼婆娑地問:“夫君信妾嗎?”

衛肅反問:“我瞧著哪裡像是不信的?”

頓了頓後,他又道:“大娘子是不是清白之身,為夫最是清楚。”

說此話時,他的指腹恰巧流轉在蘇錦兮水潤的紅唇上,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含著幾分蘇錦兮明瞭的熱火。

“夫君。”蘇錦兮嬌嗔地喚了聲。

衛肅:“外頭的事交給為夫便是,這幾日大娘子便莫要出府了。”

蘇錦兮還是擔心阿孃的,“可阿孃……”

男人眼中的熱火被一盆涼水潑的隻剩黑煙,倆人間甫升起的一點濃情蜜意須臾間消失不見,衛肅清冷地道:“聽聞蘇夫人在甘阜城的名聲比蘇將軍還要大上幾分,可見蘇夫人手段了得。能讓一城的百姓信服,又怎會在無知婦人跟前吃虧。”

韓氏聽到外頭傳聞時,險些氣暈過去。

她尚且還在京中蘇錦秀都能如此下作的編排盼盼,那等她前往甘阜,無人在京中可護著盼盼,她們還會使出什麼手段來?!

韓氏命凝香備好馬車,前往北街的蘇府。

她本不欲再與曹氏她們來往,就這樣一南一北相安無事,自己想著留幾分臉麵,曹氏她們竟蹬鼻子上臉!既如此,那就休怪她不客氣!

硃紅大門被重重地拍打,裡頭的仆從甫打開門就被高兵推開。

“你們……”後頭的話儘數湮冇在寒光凜凜的刀劍下,仆從屁滾尿流地跑進宅子,邊跑邊喊:“大娘子,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這仆從是曹氏從外頭買來的,並不認得韓氏。

當曹氏責問是誰擅闖時,他隻驚恐地搖頭說不知。

“你來作甚?”曹氏見闖入蘇府的是韓氏,有種落魄被髮現的羞辱感,卻不能表露分毫,故作鎮靜地質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