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小說 >  王楠楠 >   第1892章 不破不立

-

黑暗籠罩。

鎮疆城頭,火光閃爍。

決然的喊殺聲,此起彼伏。

可相較於下方的泱泱人潮,燎原火光,卻顯得羸弱不堪。

轟鳴震盪。

昔日的雄城天塹,此時麵對數百萬聯軍戎伍,居然都顯得搖搖欲墜。

這座以一城護佑北域冗長邊疆的城池,或許從來冇人想過,會有一天,麵對如此險境!

至少在北域百姓的心中,城在則北域安!

這一城,就是北域生靈的最大保護!

這在過去的歲月中,隨著鎮疆城一次次成功擊潰來犯之地,經年累月,早已經成了北域百姓心中的信仰!

可如今,城破在即!

信仰也將隨之崩塌!

潑天的金光,來回掃蕩在北城牆前方。

秦葉操控著《神鬼八陣圖》,所向披靡,所過之處直接清理出一片空白,這幾乎成了鎮疆城最後的防禦手段!

可麵對浩浩蕩蕩的聯軍戎伍,這一束金光也顯得有些寥寥。

金光強橫,可終究是秦葉能調動的《神鬼八陣圖》威能太少,所能做的也僅僅是疲於奔命般清理聯軍戎伍壘砌的屍山血路。

至於其他方向的衝城戎伍,卻是難以顧忌。、

而這些壓力,則全都落到了殘存的大雪龍騎軍身上!

一個個浴血的大雪龍騎軍,嘶吼著,來回穿梭在城頭,絞殺著爬上城頭的聯軍戎伍。

他們的甲冑,早已經破爛不堪,身上也是傷痕累累。

渾身浴血,也分不清到底是敵人的鮮血,還是自己的鮮血,手中緊握的龍騎戰刀早已經捲刃。

這種特製的大雪龍騎軍製式裝備,從鑄造誕生那日起,就以厚重堅固著稱,更是賦予了大雪龍騎軍們抵擋戰場熱武器的能力。

誰都從不曾想過,這種特殊裝備有朝一日,會因為近身廝殺,而變的這般殘破!

陳東佇立在金光牢籠中,眼前的一束束金光卍字佛印,交織轉動著,散發著特定的金光波動。

透過盪漾的金光,陳東清晰地捕捉到了每個大雪龍騎軍狼狽淒慘的模樣,那一具具滿布傷痕,血流滾滾的身軀,猶如一柄柄重錘轟擊著他的眼球。

他們,不曾後退!

哪怕長時間鏖戰已經將他們的狀態拖到了極限,可他們依舊堅定地向前,朝著爬上城頭的夷族戎伍,狠狠地揮下龍騎戰刀。

喊殺聲,嘶吼聲,響徹城牆。

最慘烈的廝殺,鮮血橫飛,殘屍遍地。

一個個大雪龍騎軍相繼倒下,倒在了血泊中,倒在了城頭上,亦或者倒在了同伴早已經冰涼的身軀上。

“嗬……”

陳東忽然笑了起來。

他仰頭,透過盪漾的金光,看向盤空而坐的空空大師,笑的很淒涼:“大師……這就是你們所說的盤算嗎?”

高空上,空空大師巍然盤坐,並未迴應。

對下方正在發生的一切,都視若無睹。

“大師……這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就在你麵前倒下,你是佛門中人,難道你就一點不動容嗎?”

“大師,你是佛門高僧,普度眾生就隻是你口中的口號而已嗎?”

“他們是一條條人命,他們也知道痛,他們也有家和家人,現在……你就眼睜睜看著他們一個個倒下?”

“你打開這道自在大空間,我就能出手,起碼……也能讓這些弟兄,走的慢一點!”

陳東一句句笑著說道,泛紅的雙眼早已經氤氳起霧氣。

可是……高空上的空空大師依舊冇有迴應!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這麼鐵石心腸的?

所謂菩薩……也有閉眼的時候?

菩薩也是鐵石心腸?

空空大師的冷漠,讓陳東有些崩潰。

眼前的一切,宛若阿鼻地獄,一具具屍體倒下,血流成河,無不觸目驚心。

他或許不熟悉這些大雪龍騎軍,可他有過戎伍經曆,望著一位位戰友倒下,那種切身之痛宛若淩遲一般。

偏偏,空空大師卻能如此漠然!

噗通一聲!

陳東跪在了地上,哀求道:“大師,陳東這一生跪天跪地跪父母,這一跪,求你打開自在大空間,菩薩低眉金剛怒目,大師能夠以命庇護鎮疆城,為什麼就不願意放我出來,與他們並肩一戰?”

高空上,金光盪漾。

這一刻,閉目的空空大師,終於有所動容。

他眉頭輕挑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俯瞰向下方的陳東。

旋即,嘴唇囁喏。

“不破不立,陳施主,萬事萬物,自有定數,死亡就是他們的我定數,而你纔是唯一的變數!”

聲音很輕,卻是氣勁湧動,隔絕外界,獨獨傳到陳東耳畔。

“狗屁的變數!”

陳東眼中血芒突然迸射:“他們……是我的兵,我要真是變數,那就是現在和他們並肩一戰,而不是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被你困在這裡!”

然而。

迴應他的卻是高空之上,空空大師的一聲佛號。

下一秒。

靡靡佛音,自空空大師口中傳出。

一串串金光卍字佛印,從他口中顯現飛出,從天而降,再度加固了困封陳東的自在大空間。

“大師……”

陳東戾氣洶湧,呼吸變得急促,眼中的血芒明滅不定。

他不是冇有破開自在大空間的把握!

以空空大師現在的狀態,就算能夠竊一絲天上之力,他徹底放開魔性,照樣能打破自在大空間。

但,真這麼做,就意味著他和空空大師佛魔正麵對抗!

最終的結果,空空大師也將圓寂!

他不願意這麼做,所以才甘願彎膝跪地,哭求。

偏偏,空空大師卻以實際行動迴應了他!

噗通!

一道身影從不遠處飛來,重重地摔在陳東麵前。

濺起地上的鮮血,甚至飛濺到了自在大空間的金色光幕上。

滋滋……

一串串金光卍字佛印,瞬間將鮮血灼燒成煙霧。

陳東悚然一驚。

定睛一看,赫然是一位統領!

這位統領就趴在他麵前的血泊中,僅僅隔著一道金色光幕。

透過金光,他能清晰地看到這位統領身上的每一道傷口,皮肉外翻,深可見骨,猙獰恐怖。

道道傷口遍佈全身,很難想象,一個人到底是怎麼扛到現在的!

也就在陳東看向統領的時候,這位統領的身體顫抖了一下,腦袋緩緩抬了起來,透過金光和陳東四目相對。

陳東瞳孔緊縮,隔著金光,他清晰地看到這位統領粗狂的麵龐上,赫然橫貫著一條深可見骨的恐怖傷口。

鮮血,染紅了他的臉。

而統領卻是對著陳東,淒然一笑:“陳龍頭……城快破了,末將……撐不住了!”

陳東身軀一震,下意識地想要伸手,可右手卻被金色光幕擋住。

他能感覺到,這位統領的生氣正快速消散,就連那堅毅的眸光,也在快速渙散。

他……確實撐不住了!

就在這位統領目光徹底晦暗之際,他用儘最後一絲力氣,輕啟滿是鮮血的唇齒。

“末將,請龍頭……”

隻是話冇說完,他卻再也撐不住了,腦袋重重地砸在了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