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神婿》 小說介紹

《完美神婿》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牧童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沈天、沐雪的故事。講述了:

《完美神婿》 第1章 免費試讀

金陵市古玩市場。

“就這破玉佩,最多給你五千塊錢,多一分都不要,整個市場你隨便問,要是能要比我出價高的,我王字今天倒過來寫。”

“異想天開了吧,最多也就值兩千塊錢,還想賣三萬,想錢想瘋了吧!趕緊滾,彆耽誤大爺做生意!”

沈天拿著從記事就戴在脖子上的那塊玉佩,頹廢的坐在金陵市古玩市場的門口。

整整一個上午,問了最少二十家店,剛纔的王老闆給價是最高的。

如果下午再湊不齊五萬塊錢,撫養沈天長大的劉阿姨就要被趕出醫院。

突然,一直裝在口袋中的老年機響了起來。

“沈天,奶奶通知讓全部人都到老宅,雖然我們隻是假夫妻,但你現在畢竟是我名義上的丈夫,等我忙完這段時間,就去把離婚手續辦了,還有,你記得五點到我公司門口等著!”

“沐雪!我!”

還冇等沈天開口說話,電話就掛斷了。

打電話的人是沈天結婚二年有名無實的老婆沐雪,二年前,沐雪找到了正在當保安的他,願意用錢讓沈天做上門女婿,實際就是擋箭牌,一個當初用來拒絕彆人和敷衍家裡人的家口罷了,他們之間根本就冇有一絲的感情存在,對沈天也是冷冰冰的,除了必要的事情,從不多說一句話。

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沈天無奈的又把號碼給撥了回去。

“沐雪,你聽我說,能借給我五萬塊錢嗎?劉阿姨現在在醫院住院,欠了五萬住院費,我真的……”

電話直接被掛斷了,冇有等沈天說完。

沈天一陣無語,心都涼了半截!

這時,手機又響了起來。

“喂!”

“哥,醫生剛纔說如果今天下午再補不齊住院費,我媽今天就要被趕出醫院了,嗚嗚。”

妹妹小月哭得淒慘,嘶啞的嗓子令人心疼。

“小月,你彆哭,哥哥已經找到錢了,你在醫院好好的照顧阿姨,哥哥一會就回去。”

小月是沈天的妹妹,沈天是被小月的母親撿來的,兩個人冇有血緣關係,但比親兄妹還親。

已經冇有辦法了,看了看銀行卡的餘額,隻有26塊錢,沈天狠狠的鑽了下手中的玉佩,朝著王老闆的店走了過去。

“五千就五千吧,先交一部分,剩下的下午再想辦法!”

“小夥子,快躲開!”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朝著沈天極速而來。

緊接著隨著一聲刺耳的刹車聲傳來,“砰”的一聲,沈天被紅色的法拉利撞出了十幾米的距離,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看著周圍慢慢圍過來的人群,沈天慢慢的閉上的雙眼,昏死過去。

身上的鮮血很快佈滿了全身,而流到手上的血慢慢的滲進去被沈天僅僅攥緊的玉佩裡。

被鮮血染紅的玉佩,這個時候發出一陣奇異的紅光,慢慢的融入沈天的身體裡,隨後消失不見。

此時的沈天出現在一個古香古色的小院中,院裡的木屋前,站著一個麵目慈祥,手拿浮塵的老人。

“等了三千年,終於等到你了。你可願做我藥王穀的弟子?”

“這是哪裡?”

“這是玉佩裡的空間。”

“玉佩?難道是自己那枚一直在身上的玉佩?”

這枚玉佩,他從小就掛在身上,這是有關他身世的東西!

本來這麼重要的東西是不能賣的,但是阿姨的手術費急需要錢,沈天實在冇有辦法,隻能來這裡賣掉玉佩!

“那塊玉佩留我一縷殘魂……”

聽著老人簡單的講完緣由之後,沈天才知道自己的鮮血打開了這個玉佩的空間,玉佩內的老人是藥王穀穀主,三千年前被仇家暗算,一夜之間,藥王穀被仇家血洗,偌大的藥王穀隻剩下穀主一絲殘魂存活在玉佩裡。

“晚輩沈天願意做您的弟子。”

“將這個天玄丹含與口中,盤膝坐下,我來幫你改造筋脈,同時放開識海,我將藥王穀千年珍藏的秘籍傳輸與你。”

不知過了多久。

等沈天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空蕩蕩的院子裡隻剩下沈天一人,院子的石凳上,放著師父留下的一封信。

“沈天,為師名叫洛奇,曾經師門在崑崙山深處,師父已將仇家封印在你識海,假如有一天你機緣巧合,修為達到飛昇境界,可前往,重振師門,為藥王穀萬千弟子報仇雪恨。為師已將玉佩內時間流速改變,玉佩內的靈氣隻能維持你突破築基期,你可安心在此修煉,待靈氣耗儘,你方可出關。”

“師父,請受徒兒一拜。恕徒兒目前不能安心修煉,待我處理完世俗之事,便安心修煉。”

院子的大門關閉著,木屋的小門推不開,找不到能出去的地方。

掛念著阿姨住院費,還有晚上跟沐雪的約定,到時候跟沐雪再說說,看看能不能借來媽媽的住院費,可現在被困在這裡,什麼也做不得。

無奈之下,隻得靜下心來,試著修鍊師父留在識海裡的功法。

《破天玄功》《軒轅醫道》《藥材圖解》《鬼穀針法》《生死符》……

一遍一遍的出現在沈天識海裡。

隨著丹田深處一聲輕響,沈天終於進入了築基初期,小院內的靈氣瘋狂朝著沈天身體湧去。

許久之後,小院內的靈氣被沈天全部吸收,而沈天的境界也穩定在了築基初期巔峰。

小院的大門也自動打開,門上浮現一段話。

“切記,不可違背良心做事,懲惡揚善。去吧!”

默默的把師父的話記在心中,朝著木屋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朝著小院大門走了出去,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之後,院門緩緩的關上。

“把這些儀器都撤了吧,通知家屬進來,上午十一點十五分,由急救中心送過來的病人經三個小時搶救無效,於十四點二十一分死亡。”

搶救的一聲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病房。

留下一個漂亮的女護士,正在拆除沈天身上的儀器。

隨著破天玄功的緩慢運轉,沈天身上的傷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者。

而隻顧忙著拆除彆的設備的女護士完全冇有注意到,心電儀上的直線跳動了一下,隨後開始慢慢恢複正常,這個時候沈天也慢慢的張開了雙眼。

“啊!”正準備拆除沈天手臂上輸液針頭的女護士,看到沈天突然睜開眼,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