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朝陽根本冇把邵允珩的話放在心上。

什麼晚上就開心了,難道是有禮物不成?

她其實不是很期待邵允珩的禮物。

兩人散了一會步,準備了華國的行李,終於到了晚上。

林朝陽準備去看電影,就發現邵允珩捂著頭,轟然倒地。

“阿珩!”林朝陽心臟一抽,嚇了一跳,趕忙跑過去,去按他的人中。

但無論她怎麼按,邵允珩就是不行。

林朝陽急了,擔心他出事,想出去叫醫生。

然而,剛起身,一隻大手突然攥住她手腕。

林朝陽回頭,就看到一雙熟悉的滿是思唸的眸子,這雙眸子在記憶力出現過無數次,她渴望的心都疼了。

林朝陽不敢置信,小心翼翼地換了聲:“阿珩,你是阿珩麼?你是不是記起我了?”

“是我!”邵允珩一把將林朝陽抱在懷中,聲線哽咽,“是我,朝陽,是我回來了。”

竟然真的是主人格。

林朝陽難以相信,雙唇翕動,抖了好幾次,才發出聲線:“阿珩,真的是你,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主人格將林朝陽死死按在懷中,像是抱不夠一般,怎麼也不撒手。

林朝陽也捨不得放開他,她歡喜得都快傻了,又哭又笑:“阿珩,阿珩,阿珩,你終於回來了,不要再拋下我離開了,好不好?”

聽到這句,主人格鬆開林朝陽,掐住她肩膀,認真看著她:“朝陽,你聽我說,我隻能出現一會,現在身體的控製權還在第二人格手中。”

林朝陽不理解,眼淚倏然而下,她用力搖頭:“什麼意思,你還要走?”

女孩的淚水像是落在主人格心上,燙得他一哆嗦。

“彆哭,朝陽彆哭。”主人格低眸,去吻林朝陽的眼淚,“先聽我說完,第二人格不知為何,控製身體的執念弱了許多,今晚又忽然昏睡,我這纔有機會掌控身體。

但是我的力量不如他,等他醒來,肯定要拿回身體的控製權。

不過,朝陽放心,我現在的意識漸漸恢複,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掌控身體。”

“要不了多久是多久。”林朝陽搖頭。

不知為何,明明那麼多痛苦難熬的時日,她都可以艱難捱過,但是在主人格麵前,她就分外的委屈脆弱。

她不想他走,不要她走。

“我知道,我都知道。”主人格哄她,“我知道朝陽等得很難過,等了我很久,我也想和朝陽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但是現在還不行,真的還不行,還不到時候。”

主人格不斷地親吻林朝陽的額頭,來來回回地看她,像是要把她刻在靈魂深處,她是他的力量,是他的渴盼,是他掌控身體的唯一的想念。

哭了一會,林朝陽終於冷靜下來,安靜地看著主人格:“阿珩,需要我做什麼嗎?你都告訴我,我想幫你,卻不知道怎麼樣幫你?”

“你做的很好,非常好,要不是你,我也不會醒來。”說到這,主人格情緒唯有變化。

他和第二人格可以說是一個人,雖然第二人格內斂,但他還是察覺出一點異常,第二人格似乎對朝陽……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