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

唐齊林搖了搖頭。

唐家的根基都在都市之中,讓他們放棄這樣生活,跑到荒涼的地方當島主?

他倒是不反對,但也要為子女想一想,他們還年輕,還有著繁花似錦的未來。

更何況,唐家會輸嗎?

“人也見到了,話也說完了,瘋老道,你可以離開了。”

瘋老道麵露微笑,伸手指著身後的兩名弟子。

叮囑道:“九良、敏兒,武鬥之上一定要手下留情,不能讓唐家輸得太慘,畢竟以後可能會是一家人,知道嗎?”

鐵九良和女子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哈哈哈......”

瘋老道大笑,帶著徒弟飄然離去。

望著他們的背影,唐齊林微微搖頭,手一招,插在地麵上的長劍飛起,劃過長空,落入小院之中。

“語嫣,我們回去吧。”

說完靠著輪椅,閉上了眼睛。

唐語嫣聞言,推著輪椅重新回到了小院。

院門關閉,隔絕了眾人的視線。

韓小龍收回視線,臉色變得古怪。

聽瘋老道和唐齊林的對話,給他的感受不像是生死大敵。

更像是兩位老朋友在相互調侃。

事出反常必有妖。

唐家和鐵家的恩怨做不了假。

龍吉真人——瘋老道,他代表的天淵島,又是鐵家的靠山。

他本人更是鐵九良的師尊。

立場如何?

令人捉摸不透。

“真是囂張,不就是有點實力嘛,等我變強,一定要將這個老頭打得連他媽都不認識!”

劉欣怡握著小拳頭憤憤地說道。

“咳咳——”

韓小龍輕咳一聲,拍了拍她的肩膀,湊到她的耳邊壓低聲音。

“雖然我看那個老頭也很不爽,但有件事不得不告訴你......”

“地階強者的感知敏銳,更何況是一名地階巔峰強者,都市之中無敵的存在......”

劉欣怡眨了眨眼睛,“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背後說一名強者的壞話,他是能聽到的。”

“呃......”

劉欣怡的小臉頓時嚇得蒼白。

“我......我現在收回剛剛的話,還來得及不?”

“你說呢?”

“應該,不能吧......”

冇有底氣地說完這句話,劉欣怡反而變得釋然。

“小龍,你要加油,剛剛的話我都是替你說的,你一定要將那個老頭打得連他媽都不認識,加油,不必謝我......”

說著,握了握小拳頭,衝著他比劃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韓小龍瞪圓了眼睛。

禍水東引?

這丫頭求生意識真強大。

“咚!”

“咚!”

“咚!”

連續三聲鐘鳴在廣場上響起。

韓小龍蹙眉,武鬥要開始了?

扭頭看了一眼小院,唐家家主不露麵嗎?

還有唐如風,唐家年輕一代的最強者,也不去瞧上一瞧嗎?

疑問剛剛升起,站在一旁秦如雪便給了他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