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荒戰尊》 小說介紹

《蠻荒戰尊》小說是作者獵戶座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唐語嫣,陸辰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蠻荒戰尊》 第2章 免費試讀

龍州郊區。

一處院落。

本是夜深人靜,打罵之聲夾雜著一個小女孩的哭聲不絕於耳。

“老子讓你給你媽打電話,可冇讓你找你那野爹!”

一個留著青茬兒的紋身男揪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皮帶狠狠在她身上抽了兩下。

小女孩哭喊的聲音搞得心煩意亂,他提起來小女孩,像是抓一個小雞崽子一樣,大步走到院子裡。

院子裡,雞屎鴨糞,臭不可聞。

牆角的豬圈,幾隻豬哼哼的在吃食,到處散發著難聞的臭味。

紋身男嘴裡罵道:“哭哭哭,哭的跟殺豬一樣,老子讓你跟豬一起吃!”

說著,直接將小女孩扔到了豬圈裡。

小女孩更是尖利的慘叫著。

紋身男看著蹲在門口的老男人道:“這小妮子,多水靈,五千塊錢真是便宜你了!”

那老男人蹲在門邊吧嗒吧嗒抽著眼袋,苦著臉道:“這臭丫頭機靈的很,搞不好就跑了。再少點,三千塊!”

“滾你媽!”紋身男罵道:“她媽好歹也是唐家的小姐,你要就要,不要趕緊給老子滾!”

小女孩聽這夥人要賣了自己,從豬圈裡爬起來,大聲哭喊道:“壞蛋,你們這些壞蛋,爸爸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紋身男和幾個手下一陣譏笑。

“小野種,在這龍州,我們衝少看上的女人,還冇有到得不到的!就憑你那野爹?”

紋身男一陣賤笑。

“衝少給你找了個好地方,讓你風風光光的嫁人,你這老公可知道疼人的很!”

旁邊幾個手下哈哈大笑。

“老大,這小丫頭片子能當媳婦兒嗎?彆搞出了人命!”

紋身男冷笑道:“這老光棍子幾十年冇嘗過女人啥滋味,還管的了這小野種幾歲?”

陸棠棠在滿是汙泥,惡臭難聞的豬圈中拚命掙紮大叫道:“放了我,你們這些壞蛋!我爸爸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小丫頭片子,還有力氣叫喚!”

紋身男左右一看,直接提起豬圈旁的泔水,作勢要潑。

陸棠棠忙要閃避,結果腳下一滑,直接一屁股坐到豬圈裡,旁邊幾頭豬哼哼的到了她身邊,嚇得陸棠棠狼狽爬走,瑟縮著躲到了牆角。

紋身男幾人見狀,哈哈大笑起來。

轟!

一聲悶響!

院子的鐵門轟然炸開!

一個雙目血紅的男人站在門外。

氣質冷厲如出鞘之劍的紅鸞緊隨其後。

“草泥馬的,衝少辦事,不想死的趕緊滾!”

紋身男指著兩個不速之客破口大罵。

“俺嘞娘啊,不會是警察吧?”老光棍嚇得屁股尿流,喊道:“可不關俺的事兒啊,是他們把這小妮子送到俺這的。”

“也是他們把那小妮子扔到豬圈裡的!”

豬圈裡,傳來陸棠棠的慘叫聲。

陸辰聽著這聲音,頓時兩眼一紅,心疼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殺意沖霄而起!

他眼神看向幾個打手,如同看幾個死人。

即使現在不是,過幾分鐘也是了!

“爸爸,你是爸爸嗎?”

渾身汙泥的陸棠棠彷彿有心靈感應一般,撲閃著大眼睛趴在豬圈裡看著陸辰。

紋身男一臉戲謔打量著眼神血紅的陸辰,絲毫不知道死神降臨。

“草!你就是這小雜種他爹?老子以為條子呢!”

“你來了,剛好跟你說一聲。”紋身男看著豬圈裡的陸棠棠道:“趕緊讓你家那臭娘們兒爬到衝少床上去,要不然……這小雜種就隻能呆在豬圈裡吃豬食!”

一群人哈哈大笑。

陸辰雙拳緊握,眼神血紅。

慘死的父母,溫婉體貼的妻子,女兒陸棠棠的眼淚。

一個個畫麵在腦海中閃現。

他聲音冷冽,猶如九幽黃泉索命使者。

“殺!”

“給我殺!”

“一個不留!”

刀出鞘!

紅鸞身影一動,殺氣凜然。

四大天王之一的紅鸞,對付幾個小混混,簡直是牛刀殺雞!

片刻之後,幾個小混混已經如土委地。

紋身男看到這情形,滿臉驚恐,步步後退,色厲內荏道:“我……我是衝少的人,你……你敢……”

此時,陸辰從豬圈抱起渾身惡臭的陸棠棠,忍不住雙目含淚。

“不抱,我身上臟!媽媽說過,不能臟兮兮的讓人抱!”陸棠棠奶聲奶氣的說道。

陸辰含淚給陸棠棠擦拭著身上汙泥,陸棠棠絲的一聲吃痛。

他這纔看到陸棠棠稚嫩的身體上一道道鞭痕。

“龍主,此人如何處置?”

紅鸞恭敬道。

“斷手!”

陸辰吩咐一句,捂住了陸棠棠的眼睛和耳朵。

哢!

紅鸞硬生生掰斷紋身男兩隻手。

淒厲慘叫響徹夜空。

“唐嫣然在哪兒?”

“帝……帝豪大酒店!”斷了雙手的紋身男疼的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

“龍主,此人……”

“淩遲處死!”

陸辰抱著陸棠棠決然而去,身後,響起淒厲的慘叫聲,宛如人間煉獄。

帝豪大酒店。

龍州最大的五星級酒店。

宴會廳中。

唐家人濟濟一堂。

唐語嫣雙眼紅腫,跪在地上。

身旁,長輩親朋冷眼旁觀。

唐嫣然的父親唐天豪更是扭過頭,不看這個令他蒙羞的女兒。

“為了那個喪門星的小野種,連累我們唐家一起遭人白眼,你現在還有臉來求我們救她?”

大伯唐天龍冷哼道。

“救她做什麼?跟你一樣被男人勾引,忤逆父母之命,令家族蒙羞嗎?”

錐心之語像刀子一樣紮入唐語嫣的心。

唐天豪雖然不忍心看女兒如此受辱,可當著全家老小的麵,也不敢替女兒出頭。

唐語嫣承受著家人對自己的冷嘲熱諷,一言不發。

她主動來求,就知道會麵臨什麼。

若非女兒被趙衝抓走,以此要挾,他又怎麼會舔著臉再來求唐家?

畢竟六年前,她堅持不退婚,嫁給陸辰的時候,就已經不是唐家的女兒了。

“各位長輩,糖糖是我的親骨肉,我怎能看著她受屈辱而坐視不理?”

唐語嫣拿出手機,想讓長輩們看看糖糖的照片。網

希望能激起長輩們的惻隱之心。

啪!

手機被一巴掌打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