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才兒還有兩個多月才能出來……”龐氏喃喃道。

“母親,您就不能想想辦法嗎?既然求人不成,那就求己呀!”楊氏難得說了一句有用的話。

“求己?”

“對!”楊氏立馬湊上前,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龐氏聽了之後是既糾結又欣喜。

“這樣真的能行嗎?”

楊氏拍著胸口道,“保證能行,我前幾日出門的時候就聽到樓裡的說書先生有說到這樣的典故!”

“那就好!”

這日,冷靖遠下衙回來,便見老夫人身邊的春香丫頭急匆匆的迎了上來,“老爺,不好了,老夫人今天摔了一跤,現在情況很不好,老爺快些過去看看吧!”

“什麼?為何冇有人通知我?”

“老夫人怕叨擾了老爺上衙,不讓我們通知老爺……”

冷靖遠的眉頭一皺,快步就朝著老夫人所住的福壽院去了。

畢竟經曆了這麼多事,他如今也不是完全信任老夫人和二房一家,誰知道老夫人摔跤這事,是真是假。

一進福壽院,冷靖遠便聽到高低不等的哭聲。

這些聲音中,有冷靖平的、有楊氏的還有冷憂雨的,胡氏和冷裕傑也在,隻不過他們二人卻哭不出來,隻是假裝傷心的陪在一邊。

見冷靖遠來了,冷靖平忙哭喊道,“大哥,母親她不行了……”

“這是怎麼回事?大夫呢?大夫在哪裡?”冷靖遠也看清了床榻上龐氏的模樣。

一直頗有精神的龐氏,此時正慘白著臉,瞭如生氣的躺在床上,她的嘴唇半張著,氣息很是微弱。

一雙枯稿的雙眼半開半閉,似乎有些神智不清。

她的額頭纏了一圈紗布,此時紗布上滲出鮮紅的血跡,除此之外,她的膝蓋處也纏著紗布,同樣滲著血。

“大夫已經來過了,說母親年歲大了,又摔的太重了,隻包紮了一下,開了幾副藥方子,說是讓母親先吊著命!”楊氏哽咽道。

“怎麼會這樣?我去請韓大夫過來!”

冷靖遠不可置信,轉身就要差人去請韓相伯,卻聽楊氏說道,“已經請過了,韓大夫也是這麼說的,剛纔的藥方就是韓大夫開的!”

若是韓相伯都這麼說了,那龐氏這次的傷,怕是真的冇救了。

冷靖遠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

胡氏急忙將他扶住,“老爺,您要保重身體呀!”

就在這時,龐氏似乎是清醒了一些,她緩緩伸出手來,喊道,“靖遠……是你來了嗎?”

冷靖遠急忙抓住龐氏的手,哽咽道,“母親,是我!”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能在死之前看到你,我走的也安心一些了!”

聽了這話,冷靖遠隻覺得越發的心酸,“母親,您放心,您不會有事的,兒子去求皇上,請太醫來為母親醫治,母親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龐氏搖了搖頭,“彆折騰了,我也活夠了,走了就走了,隻是……咳咳咳……”

楊氏見狀,悄無聲息的用手肘捅了捅冷靖平的腰,冷靖平這才反應過來,忙趴了上去,一頓哭喊,“娘,這個家若是冇了您,可怎麼辦呀?兒子不孝啊,冇有讓娘享過福,也冇讓娘享受天倫之樂,特彆是才兒,如今還被關在大牢裡,儘給娘找不快,我愧對娘啊……”

提到冷裕才,龐氏瞬間溢位眼淚來,抓住冷靖遠的手微微顫抖,“我死了之後,你一定要好好教導才兒,切不可讓他誤入迷途,給你大哥招黑啊!”

“娘,我會好好教導才兒的,我已經想好了,京城不是我們該待的地方,過幾日,我們便起啟回老家去,不再給大哥添麻煩了!”

聽到這話,胡氏微微詫異!

二房一家是什麼人,她最清楚不過了,怎麼會這麼容易離開京城?

冷裕傑立馬揚眉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來,他早就看不慣二房一家了,不僅占了他家的宅院,還想和他分財產,聽說二房的冷裕才還惦記他爹的護國公爵位。

這些人走了好。

“你們要離開京城?”冷靖遠震驚道。

這事,他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