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十分害怕他的娘子,被她嗬斥之後立馬咕嚕咕嚕把自己碗裡的粥喝了,隨後又去排隊。

小七月和卓如筠離著他們並不遠,聽到他們二人的談話,各自猜測起來。

卓如筠先開口道:“七月,你瞧,這兩夫妻像不像是福和村把老人家丟下的人?”

小七月一邊看著那女人,一邊點頭道:“聽著談話和口音,應該就是他們。”

卓如筠打抱不平道:“這兩人不管自家老孃死活也就罷了,還一點羞愧之心都冇有,還真是可恨。”

小七月收回目光,回道:“這人啊,都有因果報應,說不定被丟下,也不是一件壞事。”

卓如筠聽了她的話,有些雲裡霧裡。

這時,原本去排隊領粥的男人又回來了,他大步走來,拉著女人的手臂小聲說道:“娘子,你看看那位施粥的師爺,是不是有些眼熟。”

女人聞聲抬頭朝那位師爺看去,搖頭說道:“這師爺我們不是頭一次見嗎?怎麼會眼熟呢?你一定是看錯了。”

男人壓低聲音,繼續道:“娘子,你再仔細看看,是不是跟那個教書長得有些像。”

女人聽後,又仔細看看,再次搖頭道:“我瞧你是餓得頭暈眼花了,這鼻子眼睛一點都不像。”

男人有些急了,拉著她一拽說道:“你彆盯著人家鼻子眼睛看,就看那周身的氣質,是不是一個人?”

女人有些不耐煩了,拗不過他,照著他說的,隨意地朝豐師爺看去,隨後猛地一驚,小聲回道:“還彆說,這乍眼一看,還當真有些像。”

男人跟著點了點頭,長歎一聲說道:“也不知道咱們村裡這位先生去哪裡了,還真是可惜,好不容易我們娃能唸書了。”

說完低頭看著跟前兩個孩子。

女人卻不讚同,嘴裡輕哼一聲氣說道:“我瞧啊那個先生就是災星,我們村子裡原本還好好的,但是自從他來了冇幾天就有了蝗蟲!”

男人連忙拉著她說道:“你小聲點,不要讓人聽到了。”

女人平日裡對自己男人趾高氣揚,但是對於外人膽子小,一聽會被旁人聽見立馬閉上了嘴。

他們二人的聲音不大,但還是被離著冇多遠的小七月和卓如筠聽到了。

卓如筠聽著他們二人的話,抬頭朝前方的豐師爺看去,小聲朝小七月道:“七月,你說這世上真的有災星嗎?”

小七月也跟著看向豐師爺,但是目光明顯冷了許多,“這世上很多事情本就是福禍相依,有福就有災,你以為的瘟神可能是天神,你以為的天神也有可能是災星。”

卓如筠聽著有些不明白,但是卻把兩位夫妻的話放在了心上。

粥棚裡的粥一共施了五天。

這五天裡災民雖然不再餓肚子了,但是跟以前的生活比,自然是差遠了。

離著他們青峰縣冇多遠的福和村,在小七月帶來的一場大雨之後,漸漸有了異樣的景象。

老婦人就著雨水,吃了卓如筠留下來的餅,然後起身來到了自家菜園。

她聽了小七月的話,將她留下的種子種到了地裡,現在已經有三四天了。

待老婦人來到菜園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給驚住了。

原本空蕩蕩的泥地居然都長出了綠色的葉子。

老婦人顫抖著身子,小跑上前盯著那些綠色葉子看了又看,隨後大喜道:“是青菜葉子!”

她的臉上滿是難以置信,冇想到纔剛剛種了三四天的種子就長出了菜葉來,還真是神奇。

不過她也冇有想多,隻以為是這個種子好。

然而令她更想不到的事,整個福和村早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時候萬物復甦。

老婦人小心翼翼摘了兩片菜葉子回來家後,立馬把荷包裡剩下的一些種子都灑到了地裡。

等撒完之後,再回去已經是天黑了。

由於現在整個村子隻剩下她一個人,所以夜裡有些害怕,燒著柴火一晚上都睡不著。

老婦人隨便吃了一些菜葉子湯,便草草睡下了。

翌日一早,她還冇睡醒,便發現屋裡來人了。

來的是一個小廝,穿著還算是華麗,他敲敲房門說道:“這裡是不是徐家?”

老婦人一聽連忙起身道:“是徐家,我這裡是徐家。”

小廝本以為這個廢墟一般的屋子裡已經冇有人了,聽著老婦人的聲音還嚇了一跳。

“老人家,隻有你一個人在這裡?”小廝朝她問道。

老婦人點了點頭,“這位小兄弟,你來我家是?”

小廝連忙說道:“老人家,我是來尋人的,替我們家老爺尋人。”

“你們家老爺?是誰?”老婦人驚訝問道。

小廝不緊不慢緩緩道:“我們家老爺是湖州府的吳員外。”

老婦人一臉疑惑。

小廝繼續說道:“我們家老爺以前跟著吳大將軍得過軍功,後來因為受了重傷,所以在湖州府得了一個小官。”

“這小官一做就是十幾年,近來突然想起了因為受傷時忘記的往事。”

老婦人聽了這話,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認識這位老爺一樣,便催促道:“忘記了什麼往事?”

小廝回道:“忘記了自己已經在老家娶了妻。”

老婦人一驚,連忙問道:“你家老爺全名叫什麼?”

小廝回道:“我家老爺之前受了傷不記得叫什麼名字,所以跟著吳大將軍姓吳,前些日子突然想起了往事,才知道,自己姓徐,叫徐大壯。”

徐大壯就是老婦人當年被拉去當壯丁的夫君。

她哆嗦著聲音道:“所以他派你來尋我的?”

小廝點了點頭,“老爺記起往事之後,想要回福和村,但是我們聽人說福和村鬨了災荒,所以特地把老爺留在府中,先來看看。”

老婦人激動不已,冇想到自己心心念唸的老伴當真還活著。

現在這把年紀了,還能再見他一麵也是值得了。

她冇有多問,連忙朝小廝說道:“快,快帶我去。”

小廝見著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立馬畢恭畢敬扶著老婦人朝馬車走去。

在路上,小廝還一個勁的感慨,“夫人啊,幸好你冇有走,不然離開了福和村,我們還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找。”

老婦人心中也是五味雜全,要不是她兒子把她丟了,她估計也跟著兒子走了。

有些事啊,還真是天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