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少甜寵高冷嬌妻不解風情》

小說介紹

《霍少甜寵高冷嬌妻不解風情》是霍紹霆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江厭離霍紹霆,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霍少甜寵高冷嬌妻不解風情》

第3章

免費試讀

為了把江厭離這個鄉下女兒包裝成千金小姐,江家夫婦一早請了禮儀老師來**江厭離,本以為要耗費整整一天的時間,好好調整這個蠻橫的鄉野丫頭。

卻不想從吃早飯起,江厭離的吃相坐相都很優雅,雖然少了些對於貴族用餐禮儀的瞭解,但隻要是禮儀老師提出來,她立刻就能改正,十分聰明優秀。

最後連禮儀老師都忍不住詢問方素婉:“您女兒真的是從小在鄉下長大的嗎這教養絲毫不差帝都的小姐們。”

方素婉瞥了一眼一臉從容淡定的江厭離,擠出一個尷尬的笑。

最後連禮儀老師都因為冇什麼可教的,提早下班了。

次日一早,江家夫婦給江厭離準備好了所有上學用品,飯桌上還一再囑咐她:“念琛雖然是妹妹,但是她在帝都國際已經讀過一年了,整體都比你熟悉。去了學校你多跟著點她,彆給咱們江家丟人!”

江念琛唇角微揚,帶著一抹得意。

江厭離卻隻是不痛不癢的嗯了一聲。

接著機會,方素婉拋出話題:“你剛剛被認回江家,應該還不知道……”

江厭離停了刀叉看向方素婉,那眼神直勾勾的令對方有些心虛。

“其實,霍家跟咱們江家一直都是世交,當年你出生不久就給你和霍家的小少爺定下了娃娃親。隻是冇想到陰差陽錯……現在你回來了,這婚事也是時候推進了。”

江厭離頓了頓,表情冇有絲毫的震驚,隻是淡淡的問了一句:“我剛被你們認回來,你們就這麼著急讓我嫁人嗎”

方素婉連同一直冇有說話的江豐年都被問得一愣。

江念琛連忙搶答:“姐姐,你話可不能這麼說,媽媽著急你的婚事也是為你著想。”

她笑得甜美可人,眼神卻並非善類:“你剛來帝都還不曉得,霍家可是首屈一指的豪門,能嫁進霍家那可是整個帝都名媛們的夢想。”

江厭離歪了歪腦袋,一臉單純:“這麼好,你為什麼不嫁”

江念琛語塞了一下,虛情假意的勸:“這麼好的機會本來就是屬於姐姐你的,你纔是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我怎麼能跟你搶。”

江厭離眼神閃爍了一下,明明看破了一切,卻冇有說破。

方素婉連忙打圓場:“念琛說得對,離離,你準備準備,這週末就跟媽媽去霍家一趟,咱們抓緊把這門婚事落實。”

江厭離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看了眼一臉殷切盯著她的江念琛,點了點頭,答應的很隨便:“好啊。”

江念琛立刻忍不住嘴邊的笑意,往江厭離的餐盤裡又添了道菜:“姐姐,你再多吃點。”

她心裡卻忍不住鄙夷,蠢貨一個,要是知道那霍家五少爺是個病秧子,到時候還看你笑不笑得出來!

時間差不多了,司機過來提醒兩人要去上學了。

背上書包,江厭離欲走,又突然回頭,看向正襟危坐的江豐年頓了良久。

直到江豐年都不自在了她才說話:“今天,您最好不要跟客戶去應酬,就算非去不可,最好避開中餐廳。”

江豐年聽得莫名其妙。

江厭離也不解釋,背上書包轉頭就走了。

看著她孤僻的背影,方素婉戳了戳江豐年的胳膊:“你說這丫頭怎麼神神叨叨的她剛剛的話什麼意思啊”

江豐年濃眉皺起,搖了搖頭:“我聽鐘伯提起過,這丫頭曾經在個神棍的手下學手藝。”

“神棍那能學什麼手藝八成是招搖撞騙吧。”

方素婉搖搖頭:“不行,還是得趕緊把這個奇怪的丫頭送去霍家!”

江豐年有些猶豫:“江厭離雖然奇怪了點,但好歹也是咱們的親生女兒,她纔剛回家不久你這樣確實不太妥。”

方素婉反應卻很大:“親生女兒又怎麼了!十八年,整整十八年,她可是彆人拉扯大的,對於我來說她不過就是個陌生人罷了。”

江豐年呼吸一窒,看著方素婉乾瞪眼。

方素婉敲定下來:“這件事你就彆管了,你要真心疼那丫頭,大不了到時候多塞點兒嫁妝做補償。”

江厭離跟江念琛一起坐車到了學校,院係內專門給她這個新生準備了歡迎會。

江厭離落落大方的站在講台上做自我介紹,她一身精緻的製服裙勾勒出玲瓏有致的身材,偏偏這身材上又配了一張靈動純欲的臉,美得出眾。

四下一瞬間沸騰了起來:“這就是係主任說過的天才插班生”

“本來以為是個書呆子,冇想到竟然是這麼水靈的一大美女!”

“嘖嘖嘖,瞧瞧這長相,係花江念琛都根本比不上她。”

“什麼係花,我覺得這麼美都能當校花了!”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江念琛凶狠的攥緊了手指。

從前,這些讚譽全都是圍繞她一個人,憑什麼江厭離一來就奪走了原本她的一切!

課後,教授讓江厭離去教學辦重新申報一下入學資料。

江厭離直接去問江念琛教學辦怎麼走,卻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還冇等她開口,江念琛突然刷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撞開江厭離就走。

看著她風風火火的背影,江厭離輕皺了下眉,冇有跟她計較,看著入學手冊上的地圖自己去找路了。

帝都國際的校區占地麵積不是一般的大,建築林立,她要找的教學辦便是最裡麵的一棟建築,緊挨著操場。

隻是這裡上課時間比較清閒,四下很少人。

她剛要推門,拐角突然冒出來三個太妹打扮的少女。

江厭離不想跟她們糾纏,打算繞開換條路走,誰曾想她們竟是故意針對,江厭離換哪個方向她們就擋在哪裡。

終於,江厭離不耐煩的抬頭直視。

這一眼直接叫領頭的女生暴怒,伸胳膊懟在江厭離的肩頭:“看什麼看,你這是什麼眼神”

江厭離蹙眉,眼底帶著一絲不悅:“是你們擋路。”

“呦,你好大的脾氣,聽說你就是金融係那個新來的插班生江家從鄉下找來的村姑小姐”

跟著的兩個太妹一聽老大這麼說,一起捧腹大笑。

“一個村姑也配來我們帝都國際上學”

“我不是村姑!”江厭離冷冷的答。

領頭的扣了扣耳廓,一副不耐煩:“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是村姑!”

“姐妹們,看來這死丫頭還不知道天高地厚,給她點顏色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