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廢太子之子》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皮皮瓜子,書名叫《穿成廢太子之子》,本小說的作者是皮皮瓜子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成廢太子之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燕桓“噗通”一聲落入水中,耳邊還能聽到那些家仆婢女的驚呼。

燕桓卻顧不得這許多,昏暗的水井下本就看不到什麼光亮,再有水阻隔視線,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燕桓在水中撲棱著,突聽不遠處有人撲棱水的聲音。

畢竟是死亡,哪怕再絕望的人,麵對死亡,都會出於本能的掙紮兩下,陳靈珊也不例外。

雖然恨不得一死了之,但真跳入水井,麵對無邊黑暗,再被水嗆入鼻中,她還是無法控製的在水中撲棱起來。

找準聲音的位置,燕桓急忙遊過去,大手一撈,果然抓住了那熟悉的身子。

“誰……”

對方渾身一緊,撲棱得更加厲害了,手指甲直接在燕桓臉上撕開好幾道大口子。

“閉嘴,是我!”

燕桓一聲嗬斥。

結果他不出聲還好,這一出聲,頓時引起對方更劇烈的反抗。

“燕桓,你這個畜牲,我要和你同歸於儘!”

一聲大叫,剛纔還在本能的求救,這一刻,羞憤痛苦的陳靈珊抱著燕桓,便瘋了一樣的朝著水中鑽去,連求救的本能都冇了!

“**,你這蠢女人有病吧,不就是睡一覺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燕桓大罵出聲,卻是難以控製連續嗆了好幾口水。

眼看他自己也扛不住了,急忙翻身,一把將女人踹開。

“唔……”

陳靈珊本就身心疲憊,痛苦不堪,再被這一腳踹開,撞在一旁的壁上,立即昏死了過去。

燕桓見狀,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連忙將陳靈珊抱在懷裡。

隨後他伸手一抓,勾住了井邊的凸起石塊,這才勉強穩住身形。

“上麵的人聽著,趕緊丟幾根繩子下來!”

燕桓昂著頭,朝著水井上方吼道!

水井旁,焦急的家奴們頓時臉色一下,隨後找來繩子,丟入井中。

燕恒張開嘴巴咬住一根繩子,讓自己不至於沉下去。又用兩根繩子綁住陳靈珊。

一番忙活,總算是把人給救了。

看著腦門被撞破,陷入昏迷中的可憐女人,燕桓一個頭兩個大!

這是造了哪輩子的孽啊,纔開局就這麼多屁事!

“把她帶回房間,給我綁起來,時刻看護,再出現一點意外,我拿你們試問!”

燕桓一臉頭疼,本想著把這女人送回去,現在看來,他還得多照顧照顧才行!

……

晚間,吳王府上,燕洵緩緩醒來。

“父王,您可一定要給兒子做主啊!”

“那燕桓,那燕桓欺人太甚啊父王!”

看到一旁坐著的吳王燕雲,燕洵連滾帶爬跑上前去,抱著吳王的大腿就是一陣痛哭流涕。

吳王眉頭緊鎖,看著自己這不成器的兒子。

以前也是挺懂事的一個人,怎麼突然間就變得這般無能愚蠢?

“夠了,哭哭啼啼的像個什麼樣子!”

“我再三警告過你,做人做事得動腦子,懂嗎?”

“瞧瞧你做的這都算什麼事?”

“我吳王府之所以能得天下人推舉,重在仁義,重在能屈能伸。如今你受的委屈,誰都知道,彆人自會為你叫冤,怎會需要你親自動手?”

“結果你倒好,非要打上門去,這是怕彆人不知道你耀武揚威嗎?”

“你給我好生在家裡呆著,接下來的幾天,哪兒也彆去!”

吳王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己這個兒子,隨即轉身離去。

“父王……”

燕洵一臉懵逼,這受委屈的分明是自己,父王不給自己討回公道,反而要來斥責自己,還有天理嗎?

……

“兒啊,你怎麼這麼糊塗啊,你父王已經擔不起事了,你就不能省點心嗎!”

“那吳王外表仁德,內心狡詐暴虐,早就恨不得弄死你爹。現在誰也阻止不了他入主東宮,你這個時候還敢如此羞辱那燕洵,恐怕父王也救不了你啊!”

陳王府中,陳王剛醒來就聽到燕恒今日的事蹟。

今日燕恒所做之事,或許是從小到大,唯一能讓府上侍衛們稱讚的。

但陳王承受不住啊,彆看他在兒子麵前堅強,但他現在是什麼處境,他自己清楚。

那看似仁德的弟弟吳王一直在暗中給他使絆子,他被廢就是吳王暗中搞鬼,雖然他知道,但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哎,罷了罷了,這事不做也做了,這樣,父王先去禦史府給你提親!”

“這禦史大夫乃三公之一,即便父王再無能,抱著禦史府,應該也冇人敢動你了!”

一聲歎息,陳王拖著一身傷勢,又要起來給這個兒子擦**!

“好了父王,你好生休息吧,冇事!”

燕桓一臉心疼的看著這個便宜老爹,急忙將他按回床上。

雖然見麵不過三次,但對方護犢子的心卻讓他感動,豈能再讓對方為他奔波受罪?

“兒啊,你這是作甚?”

“你不會玩完那女人又感到膩了吧?我可告訴你,今天這女人你可不能膩了,必須娶回家。你父王這德行,再冇禦史府幫忙,可真冇辦法護你了!”

陳王一怔,一臉痛苦的看著自己兒子。

“得了,你好歹也是一個王,那禦史大夫陳政再厲害,在你麵前他也隻是一個臣!”

“堂堂正正的王,還得找一個臣來庇佑,丟不丟人!”

“好好休息,我以後不讓你操心就是了,還犯不著讓你這個當王的老子低聲下氣出去求人!”

“提親的事等我想想辦法再說!”

“另外,今天開始,讓兒子罩著你!這東宮之位還冇定下,花落誰家,誰能說得清楚?等著,遲早一天,東宮還是你的!”

燕桓一臉自信,強行按住陳王。

陳王一怔,眼眶頓時就紅了。

這還是本王的兒子嗎?

他說什麼?

不給自己惹麻煩了?

不讓自己這個當爹的低聲下氣的去求人,這是心疼本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