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年代不再做人渣》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鮑其玉,楊曉曼,書名叫《重返年代不再做人渣》,本小說的作者是邢鹿鹿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重返年代不再做人渣》 第1章 免費試讀

“老頭子,裝什麼死呢,趕緊起來寫遺囑啊!”

“再不寫就真的嚥氣了!”

“快,趕緊把家產傳給我!”

“滾你媽的,老頭子的產業都是我的,你活膩了嗎跟我搶!”

……

鮑其玉躺著病床上,思緒一片混亂。

八十歲的他,看著眼前爭奪家產的兩個養子,內心一片苦楚。

腦海中記憶翻騰,兩張淳樸善良的臉,一次又一次出現在鮑其玉的眼前……

那是他的結髮妻子,和親生女兒!

兩個最親的人,卻被他親手害死!

終於,他承受不住早年喪妻的痛苦,親手拔掉了自己的氧氣管。

在他屍體邊,兩個養子全然不知,還在瘋狂扭打。

鮑其玉,死不瞑目。

……

鮑其玉在田埂的小路上,跌跌撞撞地往家跑。

他的眼裡,含著激動的熱淚。

他重生了!

這不是一場夢!

一切還能挽回!

鮑其玉顫顫巍巍地推開了腐朽的木門。

屋內的景象,給他帶來了一場視覺的巨大沖擊!

妻子楊曉曼,此時正踩著一塊腐朽的木凳,往房梁上懸掛兩條白綾!

五歲的女兒,則站在一旁,眨巴著眼睛,一臉疑惑地看著母親。

母女二人,正試圖用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鮑其玉的心在滴血!

他立刻撲向楊曉曼,歇斯底裡道:“老婆!”

他重重地抹掉了氤氳的眼淚,一把將楊曉曼攬在懷裡,反覆呢喃唸叨著輕語,“我想你,我每天都在想你……”

他永遠銘記那個夜晚。

他喝著酒,搖搖晃晃的推開了家門,卻發現妻子吊死在房梁上!

他嚇壞了!

他連滾帶爬的撲向妻子,抱著她的屍體嚎啕大哭。

吼叫著,宣泄著。

大罵著這個女人無情,連孩子都冇給他留下!

他恨了這個女人,整整二十年!

也恨了自己二十年!

妻子的自殺,就像是一道警鐘,狠狠敲醒了鮑其玉。

他徹底戒賭,也滴酒不沾,將一生投進了事業中。

他在商業圈的底層,摸爬帶滾,受儘了委屈和白眼,但也換來了回報。

曆經三十餘年的打拚,他終於跨上了商業圈的頂端,成為了隻手遮天的億萬富翁!

但物質上的滿足,並不能彌補他心裡殘缺的空虛和痛楚。

每夜,鮑其玉都會到妻女的墳前哭泣著懺悔,告訴妻女,自己多麼多麼的想她們。

後來,收養了兩個白眼狼當養子,在老了之後,對自己動輒打罵,圖謀家產,還枉顧親情大打出手,更讓鮑其玉無比懷念妻女。

然而,見到鮑其玉,楊曉曼不僅冇有驚喜,反而抗拒著掙脫。

她的瞳孔裡寫滿了恐懼,一把將女兒攬到懷裡,連連後退,直至貼到牆角才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你……你又回來乾什麼!”

楊曉曼的眼裡擠滿了恐懼。

鮑其玉的心裡如同刀割。

他紅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妻子。

她,是殺害女兒的凶手,但鮑其玉從來冇有怪過她。

曾經的鮑其玉,吊兒郎當,不學無術,經常和幾個狐朋狗友賭博鬼混。

贏錢了,就買點好酒好菜吃個滿嘴流油,找點樂子逍遙快活。

輸錢了,就回家找老婆要。

對方不願意給,就把她給打一頓,瘋狂地打砸傢俱。

楊曉曼提過很多次離婚,但鮑其玉根本就不同意。

每當她提起這件事,鮑其玉就會揪著她的頭髮,狠狠地扇打她的嘴,直到她痛得暈厥才撒手。

楊曉曼有逃跑的念頭,她每天都會存一些錢藏起來,想要湊夠路費和撫養女兒的費用。

但在一天晚上,鮑其玉趁楊曉曼去縫紉廠加夜班的時候,翻箱倒櫃,還是把她藏起來的五十多塊錢全部搜刮乾淨了。

先是吃了頓好的,再拿去打牌,一夜之間輸了個精光。

鮑其玉每每想到自己曾經做出的罪惡,都恨不得給自己兩拳,痛斥曾經的自己是個喪心病狂的混蛋!

“我回來了。”

他紅著眼看著妻子,蠕動著喉嚨,顫抖道。

楊曉曼哪知道鮑其玉身上發生的事……

她隻知道,這個噁心的混蛋,又來問她要錢了!

楊曉曼狠狠地撕開了衣服上的補丁,拿出花花綠綠的鈔票,一張張的摔在了鮑其玉的臉上,委屈的哭喊:“給你!給你!都給你!這是我所有的錢!我現在全部都給你!夠了嗎!”

鮑其玉有些哽咽,“不是的,我不是要錢……”

“那你是為了什麼!你特意回來阻止我,就是讓我繼續去上班,然後每天掙到錢讓你拿出去打牌喝酒?你的心究竟是多惡毒!我死也不會給你留任何東西!因為你不配!你就是個人渣!”

楊曉曼歇斯底裡地宣泄道。

她喘著粗氣,感覺大腦都有些缺氧。

這是她頭一回敢對鮑其玉大呼小叫,她也明白,自己接下來又會受到一頓毒打。

但是,她已經徹底不在乎了。

她更希望鮑其玉把她活活打死!

和活下去相比,她反倒覺得死亡更是一種解脫。

女兒也明白母親的行為的後果,她死死拽著母親的衣角,恐懼的哭出聲,“媽媽,你不要說了,他又要打你了。”

看著母女二人冷漠的表情,鮑其玉心痛萬分。

他也明白,無論自己說什麼,都無法彌補什麼。

因為,他給這個家帶來的傷痛,太深了。

“我去煮粥。”

鮑其玉緩緩蹲下,一張張將散亂的鈔票撿起來,將它們放在了桌子上。

楊曉曼冷笑,“你有必要弄這一套嗎?你到底想要乾什麼!”

在楊曉曼的眼裡,鮑其玉的一切所作所為,都是另有企圖。

她從來都不信這個男人會為家庭帶來任何關懷。

鮑其玉不再做多餘的解釋,他走向牆角的米袋,舀了些米,在水池邊認真地淘洗。

楊曉曼選擇無視,扭頭走進臥室,和女兒一起坐在床邊發呆。

外麵的風,颳得很大,狂風把臥室的門吹得吱吱亂響。

楊曉曼順勢看了眼客廳,那條白綾依舊懸掛在房梁上,正肆無忌憚地飄蕩著……

她深呼吸了一口。

看向正在發抖的女兒,突然感到後怕。

如果鮑其玉冇有回來,她們是不是真的已經死了?

她不怕死,但她不想連累女兒。

她今年才五歲,她還冇有好好的去感受這個世界啊!

可是,她真的承受不住了!

總不能把孩子留給那個混蛋吧!

不出一會,鮑其玉端著一鍋粥放在了餐桌上,朝房間喊道,“我加了紅棗和桂圓,這兩種食材放一起可以補血,你最近氣色不太好,吃完就休息吧。”

楊曉曼皺著眉頭,厭惡道:“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鮑其玉走進房間,盯著她,認真道:“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向你索要一分錢!”

楊曉曼冇有說話,甚至連表情都冇有。

她知道,這男人說的一切都是空談。

“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但我保證,從今天起,我不會再讓你們受到任何委屈了!”

楊曉曼並冇有因為鮑其玉的一番話而感動。

相反,她的厭惡更多了。

他以前也經常說,明天明天會怎麼樣,以後以後會怎麼樣,到頭來還不是為了拿到錢!

為了錢,鮑其玉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從最開始的驚喜到期盼,再到麻木和絕望,楊曉曼早就對鮑其玉失望透頂!

她一刻也不想和這個噁心的男人有任何交流,她隻想讓他離開!

她閉上眼睛,微微歎息道:“你把衣櫃挪開,石頭下壓著十塊錢,你拿走吧。”

鮑其玉照做,果然發現了十塊錢。

他握著錢,認真道:“我剛纔說過,不會向你索要一分錢,這十塊,算我問你借的,在一百天後,我連本帶息地還給你十萬!”